呼伦贝尔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原血神座 卷 永不言弃 第七十五章 灭寨(下)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7:28 编辑:笔名

原血神座 卷 永不言弃 第七十五章 灭寨(下)

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战斗。

虽然多达三百余人,但是面对一干源气士,盗匪们却只有被屠杀的命运。

黑衣人就象是夜色下的杀神,他们在黑夜中奔忽来去,施展出各种神奇怪异的源技,尽情的猎杀着那些盗匪。

巴龙就象是一个金甲天神,威风凛凛的走在前方。完全不理会任何攻击,连溶金战甲都不穿,任由盗匪们的箭矢,刀,枪,落在身上,甚至连护罩都不必升起,只凭肉身就轻松抵住。手中的阔刃大剑随意挥动着,带起剑光,所过处都是一刀两段。

黎的境况就与巴龙完全相反。他在人群中漫步,那些盗匪仿佛看不到他般,没有一次攻击落向黎。而黎总是在信步游走中将手中的黑色蛇杖刺入对方心脏。那是一把只有一尺长的手杖,通体用黑木打造,杖首处雕了一条黑蛇,杖尾处却是把尖刃。对方直到倒下,甚至都不明白攻击从何而来。偶尔面对的目标多了,他的身上就会冒出一股股黑色雾气。在那雾气侵蚀下,一个个盗匪便全身溃烂着死去。他们死得很慢,却死得很痛苦。

阿伦的出手比黎要干脆得多。这是一个豹子般的年轻人,双眼尤其的明亮,手中薄刃如纸,每次出手都是找准人的弱处,如咽喉,心脏,气海,出手极快,经常是刀光一闪,对手就已中招。当阿伦离开时,对手才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他只是个引气高段的源士,但是出手之凶狠,杀人之快捷,甚至还在巴龙之上。

但他不是杀人多的。

杀人多的是烟火。

烟火是七人组的三个沸血境之一,人如其名,他喜欢放火。

他是黑夜中光明的存在,当他站在那里时,一片澎湃的火焰就以他为中心向四面散开。火焰似是生着眼睛一般,绕开所有的自己人,灵动如蛇,缠向那些盗匪。于是黑暗夜空里,如蛇狂舞的火焰成为这山上明亮的存在,烟火也成为所有人中明亮的火炬。爆裂的火焰尽情肆虐,至少三分之一的盗匪死在他一个人手上的。

余者胆寒,他们疯狂的想要逃避,但是铜鹿种下的树林却成为他们的梦魇。

这是一种长着鬼脸的巨木,它们初始不动,但每当有盗匪逃到它们树枝可及的范围时,大量的树枝就会如绳索般荡下,卷住对方,然后那长鬼脸大口就会张开。树枝会用很慢的速度把目标送进鬼脸木的口中。在此期间,目标会不断挣扎,他们的恐惧就是鬼脸木的调味品。,鬼脸木会将目标一口吞下,慢慢咀嚼的过程中,隐隐还夹杂着被咀嚼者那撕心裂肺的呐喊。

食人鬼林彻底摧毁了盗匪们的心理防线,让他们无路可逃,让他们无心再战。

苏沉是没有出手的。

每当有盗匪对他出手的时候,穿着溶金战甲的钢岩就会为他挡住一切攻击,尽一个忠诚士兵的应尽,尽心保护主人。

偶尔有钢岩没挡住的攻击也没关系,因为苏沉的身边还有青白。

青白是一个面相有些稚嫩的年轻人,七人组的三个引气境之一。

没有阿伦那般激进飞扬的性格,青白看起来更象个邻家大哥哥,说话时甚至会脸红,会有几分青涩。

但他的出手,一点都不青涩。

青白不用武器,他的手就是他的武器。

那是一双白皙的手,却有着玉石般的坚韧。

没当有飞蝗流箭射来的时候,青白的手就会抓住它们,就象是抓住一只飞行的虫子,然后松开,任它们跌落。

一只箭突兀飞来,青白一把抓住。可能是出手松了些,箭尖从他指缝间冒出,正压在苏沉的眼皮上。

苏沉眼睛一动不动,仿佛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不知道般。

“抱歉,差点让你受伤。”青白不好意思的抱歉。

“没有关系,差点……就是没发生,对吗?”苏沉微笑,全然不知他刚才多危险的姿态。

“你不介意就好。”青白依旧一脸羞涩。

于是苏沉继续向前,青白紧跟在后。

尽管在金名坊没有找到苏沉有什么私藏,但是这一次,巴龙还是不想再给苏沉单独寻宝的机会。

战斗进行得很快,盗匪的数量迅速减少着。

当苏沉来到山寨大厅时,外面已听不到多少喊声,唯有熊熊火光照亮天际。

“有什么收获吗?青白。”巴龙大踏步走进来。

“什么都没有,大人,你们杀得太快了。”青白细声细气的回来。

“一群弱渣,杀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巴龙回答,然后回身喊道:“别全杀光了,留些活口!”

砰砰砰,一堆活人被打昏了直接丢到一边。

随便抓了十余个活口,然后是继续杀。

一蓬黑烟漫然生起,夜魅的身影飘然出现,手里还抓了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山后有条通道,有十四名盗匪想从那里逃走,已被清除。这个是厉明堂的夫人,她应该知道哪里有藏宝。”

听到抓了厉明堂的女人,大家都来了精神。

“黎,别杀了,你跟夜魅去审问这个女人!”巴龙道。

“是。”黎发出鬼魅般的笑声,飘然而至。

源幻师是的审问好手,没有人能在他们面前撒谎,精神幻术可以轻易的看破谎言。

不过那女人明显没有什么死撑的想法,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黎只问了一句,就把所有的一切都招待出来。

将宝藏地点说出来后,那厉夫人依然不断的磕头,咚咚咚咚磕得地板直响,口中则不断大喊:“大人饶命啊,我已经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聒噪!”黎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顺手一掌按在那女人头顶,竟是一击将那女人的脑袋都轰碎。或许是用力过猛,黎自己的面色也是微微一白,脚步竟虚浮了一下。

铜鹿笑道:“悠着点儿,黎,别在女人身边浪费太多力气。”

这话一语双关,引得大家哄笑,唯有夜魅发出不满的冷哼。

“好了,既然已经知道藏宝点在那儿,那就去吧。”巴龙起身道。

根据厉夫人的指点,众人果然在后山处的一座假山旁找到一条秘道。

秘道的尽头就是一间密室,打开密室,里面放满了金银珠宝。

虽然都是些俗世财物,却也可以用来换到不少源石。

阿伦和钢岩负责清点,很快得出结果。

总计两万两赤金的财富。

不算太少,但也绝称不上多——毕竟是一个开阳境留下的家当。

“切,好歹也是阴山军,才这么点钱。”铜鹿不满道。

“盗匪就是盗匪,要是赚的钱多了,早就不干了。”夜魅到不觉得奇怪。

“再审一下其他人,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藏宝地。”巴龙道。很显然,他对这份收获也不太满意。

只是结果依然让人失望,这显然就是阴山军的全部藏宝地了。

巴龙叹息道:“苏沉小兄弟,看来你的运气不太好。按照咱们定下的规矩,这批货作价两万源石,扣除六千,剩下一万四千,你可得七千。再扣掉卖给你的源器钱,你要再给我们一千源石。”

苏沉笑道:“一千块源石等回到临北城后我会支付。至于这趟,能赚到这些,苏沉其实已经很知足了。”

“算你识趣。”旁边阿伦哼了一声。

“嗯?”巴龙瞪了阿伦一眼,阿伦这才不敢再说什么。

虽然寻宝的时候勾心斗角,但是总体而言,巴龙还是不希望和苏沉闹僵。

毕竟钱的事小,组织策划的行动事大。

如果因为一点小钱而导致行动失败,问题就严重了。

所以他想了想说:“虽然小兄弟不介意,我心里却还是过意不去的。正好我杀掉厉明堂,得了他的飞月轮,收获已经足够大,所以我看这次我的那四千源石就不要了,算是我私人给苏公子……”

苏沉忙道:“巴龙大人不用这样,分配方式是一开始说好的,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意打破。不管苏沉收获多少,相信都不会影响我们这次建立起来的交情。”

却是一口拒了。

听到这话,巴龙也松口气,笑道:“有苏公子这话,我就放心了。”

他还想再客气几句,就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苏少爷……苏少爷救救我……”

邯郸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剑河县民族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昌妇科
榆林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