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我的魔法时代 65.实验楼里的那些事儿(1)

发布时间:2019-12-15 09:17:41 编辑:笔名

我的魔法时代 65.实验楼里的那些事儿(1)

我发现爆炸声是从耶基斯学者的魔法实验室里传出来的,就连忙掉头向回跑,走廊里其他实验室的大门也因这样巨大的响声而纷纷被人推开,不断地从门里探出头来,并且还有人询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当有人看见烟雾是从拐角处耶基斯的实验室里冒出来的,才轻轻呼出一口气说:“又是耶基斯那里,这是他这个月底几次发生爆炸了?”

“什么啊,好像天天都有吧!这家伙近运气还真是有些差。”一位中年魔法师嘿嘿一笑说道。

门口的实验室里钻出来一位年纪大一些,胡子头发都已经全白了的老学者,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魔法袍,站在走廊里招呼大家:“既然是耶基斯那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家都回去继续工作吧!”

老学者说完之后,才看见走廊里的我,然后皱着眉头问道:“你是学院里的学生?怎么进到我们这儿来的?”

我连忙回答说:“是耶基斯学者带我进来的,我以后负责打扫他的实验室!”

“哦,这样啊!”老学者沉吟了一下,并深深地看我一眼,才说道:“快要上早课了,你这是要出去?”

“本来是要准备去上课的,可是我好像听见耶基斯学者那里发生了爆炸!”我犹豫一下,继续向走廊里面走。

老学者笑着摆摆手,说:“没关系的,近一年多,他的实验室总是发生各种爆炸,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不会有事情的。”

这时候,已经有人陆续的关上实验室的大门,也有人好奇的打量我两眼,甚至有位中年魔法师疑惑地说:“那家伙不是从来不要学院里安排的魔法学徒做杂务,这次怎么开窍了?”

然后转头又对我善意地说:“那家伙脾气不算太好,有些古怪,但是人还不错的,发脾气的时候你不要太在意,也别盲目的去将他屋中那堆垃圾山清理掉,那可是他的宝贝,没有经过他的许可,别人动都动不得,若是弄乱了,他可是要骂人的。”

那位魔法师和善地向我摆摆手,示意我去上课,我向他感激的微微施了一礼,转身走出了实验楼三楼的楼梯口。

对于我来说,其实爆炸不算什么,甚至已经习以为常,我并不觉得在制作铭文的时候,发生一两次爆炸有什么不对,因为在荒原上,跟着琪格琪大小姐一起制作魔法卷轴的初期,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那些不稳定的魔法墨水炸伤十几次,危险的一次是一根木屑插进我的眼睛里,搞得我好几天那只眼睛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若不是我身体里具有血狼一族的“自愈”天赋,血脉之力能够修复身体上的各种创伤,恐怕现在的我不知道要落下多少残疾了,所以对于耶基斯实验室里的爆炸,我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慢悠悠地下楼赶奔教学楼的第五大教室。

这节课是马库斯老师讲述的天文学,也是我比较喜欢上的课之一,我对天文学有极其浓厚的兴趣,原因是我对夜空中的星图非常的熟悉,我已经将这幅星图深深的印刻在精神之海的金色海水里,随着四季交替,夜空中的星图也是在随着整个宇宙在旋转,所以我们每天看到的星图是不同的,每天夜空里每颗星的位置都会有细微的变化,掌握星图的人,其实就是掌握星空变化规律,用星图定位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是我在荒原上跟兽族部落学来的本领之一。

但是,我虽然懂得看天空中的星图,却不知道它们的名字,马库斯老师就是给我们普及这些基本知识,这正和我的胃口,所以这是我喜欢上的大课。我毫不担心去晚了没有座位,赢黎在这方面总是能占到好一点的位置。

魔法学院的基础理论课程排的很满,每天都需要我们这些魔法学徒背诵大量的知识,一节课下来会搞得我头昏脑涨,古精灵语、罗兰大陆通史、魔咒学这三门课程对我来说

,让我感觉到非常头疼,尤其是古精灵语那些饶舌的发音,我总是说不好,偏偏教授古精灵语的老师很喜欢让我们背诵古代精灵诗歌,就算我能够记住内容,但是声音有时候总会卡在嘴里,没有办法发出来。

赢黎取笑我舌头不会转弯儿,精灵语老师和苏菲儿建议我嘴里含一小块鹅卵石,趁着早晨跑步的时候,背诵古精灵语诗歌,这种锻炼方式有效。

雅和赢黎之间好像出现了某种默契,她们从来不会在同一时间约我,让我感觉到为难。基本上赢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见不到雅的踪影。和雅一起的时候,赢黎也总是会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这让我心里轻松了很多,不会有太多的负罪感。

下午的课程一结束,我就急忙整理一下书桌,抱着那本耶基斯让我学习的魔法书向实验楼这边赶。

当我满头大汗跑到实验楼的楼下,看到实验楼三楼的几扇窗子是打开的,一些魔法老师们纷纷在向外观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欢呼什么,我觉得研究魔法的这些魔法学者,性格上总有一些让人捉摸不透,总会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美丽分割线……

“嘿,乔治,这回你可输了吧,请将属于我的五块魔晶递给我,我的实验台上还在煮着魔铁矿石,估计现在置换得已经差不多了,哈哈,没时间在这陪你们了!”一位魔法师兴高采烈的说道,如果我在场的话,会发现这位魔法师就是在早晨善意告诉我耶基斯脾气不好的那位魔法师,他这时候笑得像是一只奸诈的狐狸。

那位老魔法学者也在不停地摸着自己长长的白色胡须,然后说道:“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啊!”

他旁边的一位老魔法师说道:“在这届新生中,虽然刚刚崭露头角,看样子品性还是蛮不错的,据说是冲进火海里,将火系班那孩子从里面救出来的?”

“看样子其他的品性也还可以,勇敢、坚毅。起码没有被耶基斯那家伙的爆炸声吓跑,在耶基斯找回来的这些魔法学徒中,他应该算是第三位没有被吓跑的孩子吧?”老魔法学者掰开手指算了算,才对身边那老魔法师说道。

“我敢打赌,这次这个孩子不会被耶基斯累跑,你们谁敢和我赌五枚魔晶石!”那位刚要走的魔法师,手里还攥着一只钱袋儿,刚刚赢来的五枚魔晶石就躺在里面,显然他是想用手里的魔晶石做赌本儿,再次赌一把。刚刚他和一位魔法师打赌,下午的时候,那名早晨听见实验室里的爆炸声的魔法学徒会不会按时赶过来,显然他赢了。

房间里其他的魔法师则是悻悻然,显然输掉魔晶的滋味并不好受,不过看到有了新的赌局,心中想着翻本儿,就开始盘算起耶基斯究竟能不能将那位新的魔法学徒累跑的可能性。他们之间彼此对望一下,都懂得了彼此眼底的含义,还是被累走地机会大一些吧,之前的那两位魔法学徒不也是如此吗?耶基斯使用魔法卷轴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节制的。

“据说还有一名拥有魔法天赋‘熔岩之心’的火系班儿魔法学徒,耶基斯原本不是将眼睛伸向那里的吗?怎么这样一位有天赋的魔法学徒,他竟然置之不理,偏偏找这孩子?难道就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小的决斗?不是说,那孩子是使用了战士学院刺客系的‘潜行’技能,以及一把矮人制造的猎枪取胜的吗?这些跟魔法有什么关系?怎么会比一位拥有‘熔火之心’天赋的火系魔法学徒更有前途,耶基斯到底是怎么想的?”老魔法学者有些疑惑的说道。

一旁的老魔法师沉吟了一下,才说道:“这只不过是表面,其实还有更深的东西等我们去将谜底揭开,据说,能够获得耶基斯好感,是因为这个小家伙儿在决斗之前,曾帮助过耶基斯修理好一台魔法留声机,也许是因为这点才让耶基斯有了初的想法。”

老魔法学者又问:“那‘潜行’技能是怎么回事儿?他没上过学?”

“他的父亲是斯坦斯战争学院里的一名剑术教官,也许他的一些技能来至于他的父亲……”

“无论如何,也要保证耶基斯的这次研究发明在暑期之前,将完整的研究成果递送给帝都魔法行会,我们埃尔城魔法学院至少有三十年没有过任何魔法方面的研究成果了,在这样下去,一定会成为各个魔法学院之间的笑谈,所以这次要尽量给耶基斯提供的帮助。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课题,院里也不可能资源倾斜的太厉害,终究还是要估计颜面的,不过这次耶基斯选择助手,还请大家一定要给予方便,这个孩子如果不行,立刻就让那位觉醒魔法天赋的火系魔法学徒上来……”老魔法学者终拍案决定道。

……美丽分割线……

我从没有想到过,居然被实验室里的那些魔法师们作为话题谈论,还居然有人拿我做赌注,并且赌赢了钱。

我在耶基斯的实验室门外敲了半天的门,也没有人搭理我,所以我决定推门直接走进去,进了实验室里,才发现耶基斯坐在‘垃圾山’旁边的试验台上,将头深深地埋下去,正在小心翼翼地用放大镜观看这一块儿金属板上的魔纹线条,他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我也不敢打搅他,不过看起来他的神色还好,只不过脸上多了一层黑灰,魔法长袍已经弄得皱皱巴巴的,看起来这些都是在早晨时候那场爆炸弄的,人好在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看来他那件不起眼儿的魔法长袍,魔法防御性还是很不错的。

房间里更加的凌乱。

我先是整理了一下书架儿,将整个书架彻底的打扫一遍,又细心的将魔法书上面的灰尘清理干净。这个时候,弗雷德大叔在荒原上教给我的那些制皮术就显得十分有用了,因为这些魔法书几乎都是用魔法羊皮纸制作的,这些魔法羊皮纸是不能直接用湿抹布擦拭的,否则那些浮在书籍表面的灰尘就会彻底的粘在魔法书本上,在想清理干净就千难万难了,必须要用干爽的鸡毛掸子将魔法书上的灰尘掸掉,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弄得满屋灰尘,所以我找了一块干爽的抹布,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这些书籍,并将它们分门别类的整理好。

在整理这些魔法书籍的过程中,我发现有关于这些魔法书大部分都是一些有关于魔法铭文的书籍,这些书都是我费尽心思想要在图书馆里找到的,没想到反而是实验室这边更齐全,因为我以后肯定要借阅,所以我将它们更加细心的分门别类放好,甚至同一种类的魔法书籍,我会按照字母排列顺序依次的排列。这些关于铭文知识方面的书籍所占比重非常的大,让我忙了很久。

剩余的一些有关于制作魔法道具的书籍,已经被耶基斯翻烂了,这些制作物品的工具书被我放置在书架的另一侧,清理完书架之后,我开始打扫房间,地板上的那些零碎的魔法卷轴和一些废弃的魔法羊皮纸片,让我一一捡起来,写有字迹的纸张按照其中内容分门别类的放好,写有注解和心得的羊皮纸放在一起,一些带有残缺的魔纹图案的摞在一起,剩下损毁的空白羊皮纸摞在一起。我将地上的那些玻璃试管碎片彻底的清理掉。

做完这些,我就坐在铭文工作台后面的椅子上,开始安静的看书。

根据书中介绍,在觉醒魔法池以后,魔法学徒就可以学习好几种基础型初级魔法卷轴。这种卷轴是一种非常单纯的储存魔法能量的卷轴,它们作为动力源被广泛的应用在各种魔法机器上,这些魔法能量卷轴与通用系列里的聚火卷轴和霜冻卷轴并不一样,他们在制作成功后,使用时需要魔法师们诵读一点简单的魔法咒语,才能够激活这张卷轴。不像聚火卷轴或是霜冻卷轴那样结构简单,直接打开卷轴就是释放那个法术了。

这样的能量型卷轴要比初级的火球术魔法卷轴要低一个档次,即使这样也比聚火术卷轴等阶要高一点儿。这是我在觉醒魔法池之后,次有了想要绘制一张卷轴的念头,按照魔法书中的讲述,绘制这种魔法卷轴是非常简单的事儿,试验台上还有半瓶快要失效的月光墨水,我不知不觉中,便坐在了试验台的高脚椅子上。

桌上恰好有半张损毁了的空白魔法羊皮纸,我细细的详读了那片有关于火系能量魔法卷轴的技术要求,紧接着又从工作台上找到了一支破旧的魔法刻笔,以及半瓶已经快要干涸失效的月光墨水,就试探性的握着魔法刻笔,趴在试验台上绘制起这幅魔纹法阵来……(未完待续。)

晋中治疗宫颈炎费用

贵州哪家医院癫痫好

武警内蒙古总队医院

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