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终末之龙 第二百五十九章 水怪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4:34 编辑:笔名

终末之龙 第二百五十九章 水怪

黑河的水清澈冷冽,但在月光下看起来几乎就是黑色的。河岸边银灰的沙地闪烁着点点细碎的微光,法尔博捡起一片几乎有他半个手掌大的蚌壳,远远扔进河水之中,心情突然就好了一点。

他也不知道贡纳是发了什么疯。平常他们也不是没有打过架,但贡纳揍在他肚子上的那一拳真是前所未有的痛,他差点就吐出来了……

法尔博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决定还是宽宏大量地原谅贡纳。近大家的压力都有点大,他已经快十六岁了,没必要为这种事情生气。更何况,他也结结实实地揍了贡纳几拳……他没有输!

少年轻松地跳到河边的岩石上,蹲下去撩起冰冷的河水洗了把脸,就着月光,对着河里的倒影呲牙咧嘴,扭来扭去地看着自己破裂的唇角。

一片灰白色的东西静静地从河底向上浮起,法尔博好奇地低下头,如果是条鱼,也许可以抓回去烤一烤……

分辩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难以言喻的恐惧从心底直窜上头顶,让法尔博连惊叫声都死在了嗓子眼里。

那是一张死人的脸,惨白而肿胀,已经不知道在河水中泡了多久,腐烂的皮肉脱离了骨头,破布一样在水中漂浮,双眼只是两个黑乎乎的洞,失去了双唇的嘴边仿佛带着一丝怪异的微笑。

法尔博知道他该立刻跳起来逃走。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只是呆呆地瞪着那张面孔,在一只骨肉分离的手伸出水面。一把将他拉进河水中时,他才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

那声音飘散在河面上,根本就没能传出多远。

黑河极深,冰冷的河水瞬间淹没了惊恐的少年,生存的本能让他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四肢,拼命地挣扎起来,拉住他的那只手却如此的有力。紧紧地锁在他的脚腕上,无论他如何踢打都无法挣脱。

窒息中喉咙开始痉挛。他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无法阻止河水从嘴和鼻子里直灌进来。他绝望地仰起头,头顶只有被搅碎的月光……和一个猛扑下来的黑影。

有人跳进了河里,强壮有力的手臂从后面紧抱住了他的上半身。拖向河面。法尔博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本能地踢着腿,他仍能感觉到那冰冷僵硬的手指,固执想要将他拉向深深的河底。

有一瞬间他的头似乎露出了水面,但甚至都还没能来得及呼吸,便又迅速被扯了下去,隐约听见救他的人在跟他一起沉进水底之前拼命吼出了一声“救命!!”

――贡纳的声音。

那之后整个世界忽地安静下来,意识逐渐飘远,幽深的河水和即将到来的死亡似乎也变得没什么可怕。法尔博摊开了四肢。任它们懒洋洋地飘荡在水中。

河底有巨大的黑影游曳而过,猛地一甩长尾,向着兄弟俩直扑了过来。

四五只手拽住了贡纳的衣领、手臂甚至头发。终于将他和被他紧紧抱在胸前的法尔博一起拖上了岸。贡纳翻着白眼,猛咳着趴到一边呕吐,法尔博却始终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瘫在那里。

人们七手八脚地把法尔博翻来翻去,试图让他把水吐出来,却有人突然惊叫了一声:“那是什么?!”

河面上忽地冒起一片如帆般的黑鳍。又在人们的惊呼中消失不见,河水卷起一个黑色的漩涡。好一阵儿才渐渐消失。…

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贡纳慌乱而粗鲁地猛拍着法尔博的后背,甚至把手指伸进了法尔博的嘴里,试图让他呕吐,却似乎毫无用处。

有人一把拉开了他的手,恼怒地说着:“你这是想让他死得更快吗?!”

全身盔甲的骑士半跪在地上,拉掉手上的锁甲,用力按压着法尔博的下巴下面,似乎低声念出了什么。法尔博的四肢猛地抽搐起来,呛咳着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眼前围成一团的人群。

松了一口气的人们开始好奇地问起法尔博是怎么掉进水里的,他们似乎觉得那多半与河里那个突然出现有消失的“怪物”。

“那到底是什么?水怪吗?你看清它长什么样子了吗?”

“你们没看见吗?刚刚在他脚下的那个是白色的啊!是水怪的幼崽?”

“那是条鱼吗?还是龙?那可真他妈大!!”

“你猜它的嘴有多大?……”

“嘿!都让开让他喘口气儿!!”贡纳不满地挥舞着手臂,把依旧神情恍惚的弟弟护在怀里,但效果远远抵不上人群外一声严厉的质问:“你们都在这儿干嘛?”

伊森克罗夫勒的声音。

赶过来救人的几乎都是克罗夫勒家的人,很自然地为伊森让开了一条路。

伊森皱着眉头看着浑身湿透的兄弟俩,又看了看蹲在一边,依然连头盔都没有摘下来的骑士。

“……博雷纳在哪儿?”他开口问道。

骑士一愣,四处张望着,不安与恼怒浮现在浅蓝色双眼中:“他跟着我过来的……他刚刚跳下了水!没人看见他吗?!”

刚刚跳下水的几个人茫然互望,混乱之中,似乎没人发现博雷纳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也许,被水怪……吃了?”有人犹犹豫豫地说。

伊森的脸顿时比夜色还要黑。他还未开口,黑色的河水再次激荡起来,河中似乎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不停地翻腾着,掀起的浪花猛扑上河岸,人们惊呼着后退,以免被卷入河中。越来越多的人钻出帐篷,离开营地,聚集在河边,在惊疑与恐惧中,紧盯着沸腾般的河水。

伊斯一把扯住了鱼鳍,但那滑溜溜的玩意儿根本抓不住,反而惹得那条没脑子的鱼扑腾得更欢实。河底的泥沙都被搅了起来,视线里一片混浊,而他在水下的动作原本就不怎么敏捷,稍一分神,便被那巨大的鱼尾拍个结结实实。

呼吸一窒,伊斯不可避免地恼怒起来。他的任务是盯着水中的亡灵,可不是跟一条大到离谱的雷鱼在水里玩摔跤!

潜入水中没过久他就发现了那个悠闲地在河底晃悠的大家伙。法尔博被拖进水里拼命挣扎时也同样惊动了它,但它似乎也知道岸上比平常热闹

,并没有立刻往水面游,只是徘徊在水下。伊斯看着另一个人跳下河,又看着他们一起被一个烂得差不多的亡灵往水底拖,似乎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得游出了藏身的地方,准备去帮他们一把。

几乎是同时,更多人跳下了河,其中也包括不知死活的博雷纳……而那条鱼也偏偏在这个时候按捺不住地向着水面猛冲了过去。

它的速度快得出乎伊斯的意料。如果不是他猛地抓住鱼尾硬拖了它片刻,水面上那几个人大概都会落进它那张可怕的大嘴里。

当他准备跟上被亡灵拖走的博雷纳时,那条失去了到嘴的美食的雷鱼却不肯放过他了。…

避过那张布满尖牙的大嘴,伊斯真的很想怒吼一声……但龙威在水中对一条鱼可能没什么用处,再说他也没法在水里吼出来。

变成龙的话这条鱼对他来说不过是一顿大餐而已,但他不能冒险被人发现,只能压下满腔怨气,想办法迅速解决掉它。他能在水里憋气的时间比人类要长很多,但也是要呼吸的……早知道会碰上这种麻烦,他该先学一学水中呼吸的法术的。

他也没带武器。在意识到人类的双手对一条巨大,有力,而且见鬼的滑溜溜的鱼没什么用处的时候,他扯掉了胸前的护身符。那是因格里斯做给他的,能稍稍抑制他的力量,避免他情绪一激动就会失去控制――比如眼睛变色。

亮出自己尖锐的爪子,伊斯毫不犹豫地扯烂那刚刚从他手中滑脱过的鱼鳍,这才稍稍解气。受伤的鱼鳍让那条鱼开始疯狂地乱窜,伊斯几乎没法睁开眼,只能暂时向后退去,避开强大而混乱的水流。

眼角的余光中闪过一点金属的光泽,一柄不知是谁掉在河里的长剑正好被卷到了他附近,他不假思索地伸手抓了过来,在那条鱼猛冲向他时侧身滑到一边,拔出长剑在鱼身上拉出了好几条长长的伤口,又找到机会直刺向硕大的鱼头中间靠后的位置。

被一柄剑插进脑子里,那条鱼也还是扑腾了好几下才开始安静下来。

一根拖着绳子的长矛投进了水中,准确地扎中了雷鱼厚实的身体,伊斯不由得撇了撇嘴――现在才动手不嫌太晚了吗?

但同时他也忽地意识到……他搞砸了。

他的任务可不是杀鱼!

努力在渐渐清澈下来的河水中睁大双眼,被亡灵拖走的博雷纳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伊斯甚至都不知道他被带走时是已经死了还是活着……

更多长矛投向那已经一动不动的雷鱼,从河面穿来的喧闹声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中。

伊斯猛地抬头――但他看不清,水波扰乱了他的视线。

大概是发现那条雷鱼已死,不少人扑通扑通地跳下了水,把那硕大的死鱼往河滩上推,伊斯只得向河底潜去,沮丧地游向他看见博雷纳的方向,希望盯着另一个人的精灵不会像他这么倒霉。

(未完待续)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权威
永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海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福州有哪些治癫痫病医院
江西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