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如云净域杯情淹金佛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9:27 编辑:笔名

一  水,一望无际的水,波涛汹涌,连绵不绝!我被一个浪头,狠狠地打了个趔趄,接着被卷进了大雄宝殿,抬头时,佛祖正静静地看着我,拈花微笑。我如同生死攸关之际突然看到了母亲的孩子,顿时来了精神,大声地哭诉:“佛祖救我,佛祖救我……”,却突然,我看见佛祖的身子也晃了晃,带着迷离的微笑,看了我一眼,倒了下去。  啊不!谁来救救我?救救我!我声嘶力竭,响破长空!  定睛处,在佛祖倒下去的地方,随着一声巨响,一个天坑,出现在我眼前。刹那间,水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盘旋而下,声势浩大。紧接着,两旁的降龙罗汉,伏虎老汉,还有那长眉罗汉,骑象罗汉,笑狮罗汉……一个个相继倒了下去,被旋进了漩涡,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似乎是掉进了万丈深渊。让我楸心的,莫过于坐鹿罗汉,他在倒下时,小鹿还拧过头来看了看我,做了个“勾引”的手势,然后,“咚”的一声,没了踪迹……正当我冥思苦想,在哪里见过它时,一股强大的引力,将我旋进了那个天坑,水瞬间淹没了我的身子,封住了我的嘴,几乎是一念间的功夫,我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晕了过去。    二  我想我是死了,彻底的完蛋了。这一世,还有太多的事情,未能如愿;尚有儿郎,未养育成人;尚有二老,未养老送终;尚有理想,还扬在风中。我在地下的石洞里,匍匐,周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海水,平日里旱鸭子的我,此刻却如鱼得水,游得怡然自得。反正是已经死了,还不如快快乐乐去阎罗殿报个到,领份不错的差事,从头做起!  出了洞子,眼前变得光明。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在清风中波光粼粼。我正思量着:阎罗殿怎么会如此美呢?不是说在地下十八层地狱里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呢?突然,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鲸向我游了过来,那巨大的鳍,像铁犁一般的划过海水,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吓到手足无措,一阵乱扑腾。当它游到我身边的时候,我闭上了双眼,生死由命。谁料,它却友善的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并且说:“欢迎你的到来,师父在大雄宝殿正等你呢!”……啊……容不得我多想,它一个翻身,将我稳稳妥妥地驼至它的背上,乘风破浪,一路高歌,两旁的大乌龟啊,小海马啊,海狮啊……一个个都向我微笑,唱赞歌,行宾礼。虐死我了!  由小龙虾和大螃蟹组成的乐队,吹拉弹唱,一路徜徉,在一阵仙乐声中,我被送进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大鲸一翻身,将我轻轻地放到了地上。抬头一看,那阵子被水冲倒的佛祖,红光满面,宝相庄严,此刻正端坐在朝堂之上。他右侧的大势至菩萨,手持莲花,头顶宝瓶,慈眉善目;左侧的观音菩萨,右手玉净瓶,左手杨柳枝,柳眉细目,仪态大方。他们都微笑看着我。大殿的两侧,十八罗汉依次排列,秩序井然,或目光如炬,或白眉飘扬,或笑口常开,或抚狮作乐……个个是笑容满面,阳光灿烂,怎么也不像是刚才被泥流冲刷过的样子。我正纳闷,佛祖开口了:“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了前世缘,修金佛寺……”  我赶紧跪下,想问个究竟,一抬头,却发现,朝堂里突然变得空无一人。在佛祖刚才坐过的地方,有两具不化肉身,相对而坐。一具是位得道高僧,盘膝而坐,双手合掌,双目紧闭;另一具则是位比丘尼,也是盘膝而坐,眉目低垂,所不同的是:她的双手里紧握着一本书……朝堂里静极了,阵阵寒意袭身,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一哆嗦,浑身更冷了,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把比丘尼手里捧着的那本书,给哆嗦下来了。“啪”的一声,不偏不倚,砸在了我的腿上!    三  这本泛黄的旧书上,字体娟丽却入木三分;骨气洞达却行云流水;烟霏露结,却洋洋洒洒。对古体字毫无造诣的我,此刻却鬼使神差般地开口读了起来:“清朝末年,独孤笛与上官雪桃花源相遇,独孤笛一柄长箫雪满天,上官雪琴棋书画颖冰洁。两人相见恨晚,一见倾情。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然:独孤氏将相之门,达官显贵;上官氏流放之辈,难有青天之日。故门不当户不对,生不能相爱死不能同坟。苦命鸳鸯,生别死离,有缘无份。民国元年,独孤笛落发成僧,金佛寺苦修,寒夜秉烛,不染尘世,独吮春秋。同年冬,上官雪产下一女,名曰“独孤雪”,因悲伤过度,心力交瘁,寄养于村民。随后,上官雪也落发为尼,与独孤笛隔山相望。尘不能相守,心遥遥相通。一日,独孤父一气之下,火烧尼姑庵,涂炭生灵,火光冲天。上官雪大难不死,逃至金佛寺,独孤父步步紧逼,水淹金佛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生不能同眠,死可以同穴。幸甚!随发宏愿:一心皈命,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愿以净光照我,慈誓摄我。我今正念,称如来名,为菩提道,求生净土……轮回中,小女独孤雪重修金佛寺,还我个不死金身……”读罢,我惊讶不已,为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深深敬仰却又重重惋惜。  继续往下看,书的中间,是插图。有一堂堂青年,英姿勃发,仗剑天涯;有一窈窕淑女,衣袂飘扬,青丝绾发;有一懵懂幼女,活泼可爱,正在玩耍。奇怪,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眼熟呢?在哪里见过她呢?她下巴上的痣,痣……痣!我惊叫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摸了下我的下巴,就是它,就是它!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的母亲尚在人世!巧合吧!雷同吧!坑我吧!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两具肉身,我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熟悉感、久违感!    四  好吧,我本佛门弟子,重修金佛寺,本无不妥。可我是一夕之间,被大水冲来的,身无分无啊!这可如何是好?我挥动双臂,无可奈何地砸着墙壁,痛不堪言。突然,墙壁上有一道门戛然打开,里面金光闪闪,光彩夺目!轻轻走进去,但见遍地都是钱币,小到银粒,银元,大到金条,元宝……让我惊心动魄的,是一尊高大无比的金佛,手执莲台,笑看苍生,全身流光溢彩,却遮不住那慈父般的悲悯。  金佛寺,名不虚传啊!  好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得回趟家,找来工人和设计师啊。正思衬着,冷不防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鸟飞了过来,只见它“毫光洒风雨,纹彩动云霓”,刹那间,就将我驼之背上,扶摇直上,一路仙歌,百鸟齐鸣,百花齐放,老虎开道,狮子献舞,小鹿弹奏,就连那千年古松,也引颈高歌,所到之处,一片欢悦啊!就在我心旷神怡沉醉其中的时候,大鸟将我轻轻放到了地上,振翅离去。  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我落水的地方吗?!四周一片汪洋,一座颓废的古寺,在水面上若隐若现,只是那“金佛寺”三个字异常清晰,在水天交汇处,煜煜生辉,分外夺目。我默默地说,“先让这水退下去吧!”,谁料话音刚落,那倾巢般的大水,瞬间干涸,金佛寺耸立眼前。我说这四周如果有花鸟树木,该多好啊,瞬间,草长莺飞,柳絮漫堤,松柏苍翠,大鹏展翅,一片祥和之意。我明白了,原来,在特殊的空间里,凭借意念,是可以做好多事情的啊!  于是我大声喊到:“金佛寺,恢复你原来的模样吧!”只见一座古寺从大山深处徐徐展开,红枫落露,紫竹悠然,银杏飞舞,莲花初开……香客接踵,络绎不绝,佛号声声,绵延千里。大殿中,一位眉清目秀的出家人正跪在佛前,闭目参禅。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怀抱襁褓,半倚在寺门外,泪眼婆娑,望眼欲穿……  啊……不!我立马大喊,不要这么虐心的情节,我要重修金佛寺,重修,重修!须臾间,一座现代化的寺庙应声而来,飞檐斗拱,画梁雕栋,金碧辉煌,庄严肃穆。音质纯正的音响里,正播放着大悲咒,善男信女进进出出。大殿的墙壁之上,镶嵌着赤光闪闪的金佛,俯瞰众生,颔首而笑。金佛的下面,是三圣佛的雕像,栩栩如生,表情自然。两边是十八罗汉,依次排列,一个个崭新如初,仪态从容。突然,我发现骑鹿罗汉动了动,朝我微笑,他的模样,像极了地道内那个不死肉身的独孤笛!更要命的是,在他的后面,莲花罗汉,竟然在列!我大喊:“十八罗汉里面,不是没有你吗?”只见她颜如红莲,慈悲一笑:"孩儿啊,重修金佛寺之日,便是你我相见之时啊?"紧接着,一串银耳般的笑声,洒落风里。我仔细看她,这不上官雪吗?!  天啊,一阵天旋地转,我欲乘风归去!有谁,可以告诉我,我是谁?是谁?到底是谁啊?  苍天啊,大地啊,我到底是谁啊?  我捶胸顿足,沧然涕下!    五  金佛,伸出他莲花般的大手,将我拖至手心,语重心长地说:“功德无边,尘缘未了。从来处来,到去处去。缘灭之时,当属归期!”说罢,他手指一松,我从他的指缝滑落,从混沌天际间,迅速落下,然后落到了一个金灿灿光芒万丈的建筑上。环顾四周,只见白茫茫的天际间,大雪纷飞,万山空寂。一座紫磨真金色的殿宇,在空中飘飘悠悠,放着光辉,而我,正坐在殿宇的檐角上,想入非非。心想:这是我的哪一世啊?我是人?是鹿?还是鬼?……正寻思着,突然看见一只硕大无比的怪兽,正虎视着我!只见它狮头龙身,威猛无比,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眼珠里几乎能冒出火来,还有那张簸箕般的大嘴,似乎一吸一合,就能把我湮灭。说时迟,那时快,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扑了过来……我从楼檐吊角上,重重地摔了下去!  地上,特别特别的冰凉,冷到骨子里,我被冻醒。醒来时,我在卧室的地板上蜷缩着,瑟瑟发抖,浑身疼痛。左手里还捧着昨夜入睡前抄写的李白的诗:“……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青冥浩瀚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  世间行乐与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我欲起身,却发现我的右手里,拿着《白衣观音大士灵感神咒》,“杨枝净水,遍洒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寿广增延。灭罪除愆,火焰化红莲……”  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我喃喃自语:人在娑婆里,心系红尘外。一朝尘缘了,落发金佛寺……     共 37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