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栀子花的花期原来那么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3:28 编辑:笔名

(一)  米晴收拾好行李,环顾了一下四周,走出了房间。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一点一滴,渗入骨髓。现在却没有勇气再看一眼。  陈朗坐在沙发上,看着米晴,只是沉默,好几次想拉住她留下来,可一想到李荣,心顿时冷如冰,直到米晴走出房间,想说的话还是选择埋在心底。  米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看着街上的热闹,泪水终于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在大学里,米晴折服在陈朗坚持不懈地送了三个月的早餐下,成了他的女朋友。大学刚毕业,又折服在陈朗信誓旦旦地保证会爱自己一辈子,带着对父母的不舍,义无反顾地离开故乡上海,跟着陈朗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北京。  原以为自己找到了幸福,没想到……一切都那么的意外。  陈朗做出了选择,一个是兄弟,一个是爱人,他终选择了相信兄弟,而把自己硬生生地推出了门外。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大字刺得双眼生疼,米晴看着旁边的警察局,终没有踏进去。现在做这些毫无意义,即使报了案,治了李荣的罪,又能怎么样,能还回自己的清白之身?在自己心中陈朗的完美形象还会存在吗?  米晴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麻木了,这里太陌生了,就连以前那么爱自己的陈朗也变得那么陌生,全身忍不住颤抖,是心冷……  米晴跑到了附近的洗手间,拿出了平时不怎么用的化妆品,在脸上涂着妖艳的浓妆,然后,脸上绽放出罂粟一样美的笑容,扭着小蛮腰,头也不回地走到一家“美容美发”店,娇滴滴地问:“你们这里招工是吗?”  (二)  当米晴走出房间关上门后,陈朗的手重重地砸在了那盒光盘上,泪水滑落了下来:“为什么是李荣,如果不是他,我还会留下你。”  高中的时候,陈朗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问题少年,旷课打架,上网泡吧,无所不敢,尤其打架为厉害。在学校打架的名气大了,渐渐地传到了社会混混的耳朵里。那些混混很想找个机会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尽管陈朗每次都很小心的回避,但一次放学的时候,在一个偏僻的街上,还是遭到了一群混混的围堵。陈朗面对那么多的人不知所措,不到一会儿就已经鼻青脸肿了。那些人还不放过陈朗,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冲着陈朗奸笑。陈朗看着那发光的刀,忍不住发颤,不知道该怎么躲避。混混拿着刀,向陈朗靠近,恶狠狠地刺了下去。当陈朗睁开眼睛,刀不是刺在自己身上,而是刺在了同桌李荣的脸上。原来李荣路过这里,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当混混刺向陈朗的那瞬间,奋不顾身地挡在了陈朗的面前。血像倒了堤的洪水,一涌而出,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混混们看着那鲜红的血,一个个张皇失措地逃跑了。陈朗看着李荣的脸,吓得直流泪。李荣在晕倒之前,艰难地说出一句话:“以后别打架了。”  陈朗回忆着那天发生的情景,李荣满脸的血好像还在眼前浮现,那是为救自己的命而流的血。如果不是他,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  不久以前,李荣约见了陈朗:“我喜欢上米晴了,当你次带着她来见我时,我就喜欢上她了。”  陈朗听后,感觉要崩溃,呆呆地站着,不知道怎么接受自己的兄弟喜欢上了自己的爱人。  李荣从口袋里拿出那盒光盘,自信地推到陈朗的面前:“而且我也相信米晴也喜欢我,这就是我们相爱的证据,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陈朗瘫坐在地上,虽然不会相信李荣的一面之词,但看着桌上的“证据”,不得不开始怀疑,带着许许多多地疑问,把光盘塞进了电脑。  屏幕上,米晴和李荣在床上如胶似漆的画面,让陈朗的心慢慢地往下沉,原来一切都是真的。米晴真的害怕自己给不了她未来,选择了事业有成的李荣。  (三)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碰我……“米晴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头上冒着虚汗,看着自己发抖的身子,想起了那个黑暗的夜晚。  大学刚毕业,一切都不像想象中的美好,,没有经验,没有资本,自己只能选择在公司安分守己地做个文员。可陈朗不能,他有着自己的理想,有着一身的抱负。几次在自己的面前构画心中的蓝图,可现实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看着陈朗每天皱起的眉头,却不能替他分担什么。  在一次逛街的时候,遇到了陈朗的高中同学李荣。李荣知道陈朗的遭遇后,热心的帮忙,陈朗进了一家大型的企业。原以为陈朗会就此好起来,可没想到,回到家是无尽的叹息,工作压力太大了。公司下了的通知,如果陈朗再找不到客户,就要被炒鱿鱼了。  李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找了米晴,直接地开出了条件:“只要你陪我一晚,我答应帮助陈朗,而且让他升职。”米晴听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李荣,好久才问:“你们不是兄弟吗?”李荣轻轻地挑起米晴的一缕头发,邪邪地笑:“我觉得你很像一朵栀子花,洁白而清纯。而我想折了这朵花,占为己有,就这么简单。”米晴恐惧地睁大眼睛,战战兢兢地说:“那我说不呢?”李荣脸上的疤痕微微地抖动:“那陈朗的工作……”还没等李荣说完,米晴就答应了下来:“一言为定。”  那天晚上,夜特别黑,黑得让人害怕。  李荣一脸淫笑地扑向米晴,无度地在她身上索求,而米晴却只能默默地承受,只因李荣对自己的承诺。因为自己不想看到陈朗垂头丧气的样子,不想听到他无奈地叹气,陈朗的一举一动自己也会跟着心痛,所以抛弃清白来换陈朗的成功。  米晴看着床上的那抹红,冷冷地对李荣说:“希望你遵守承诺。”  李荣递过一张名片,意犹未尽地看着米晴:“我现在的工作地点是上海,有事找我。”  (四)  米晴从床上坐起来,想起李荣,摸着自己的身体,一阵恶心。接着点起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来,看着烟在屋子里飘荡自嘲地笑了:“原来我爱陈朗胜过于他爱我,终他选择了相信李荣不是吗?”  眼睛里有些忧伤,目光飘向了远方,那天的情景恍如发生在昨天,陈朗的话还在耳边响起。  那天,米晴一看到陈朗走进门,就跑过去拉着他的手问:“公司对你怎么样了?李荣他有没有帮你忙?”  陈朗看了一眼米晴,拿开了她的手,嘴里冷冰冰地蹦出几个字:“脏!你别碰我!”  米晴听后,愣在了那里,怀疑自己刚才是否听错了,傻傻地看着眼前的陈朗。  陈朗拿出了光盘,仍在了米晴的面前:“你们相爱没有错,我祝福你们,你走吧。”说完,逃也似地跑向房间。  米晴的心像活活地被撕开,生疼,陈朗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看着光盘,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得陈朗对自己这么冰冷,把光盘塞进了电脑。当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时,米晴的头像砸开了,浑身的血液不断地往上窜,泪水早已泛滥,心在哭泣,陈朗看到了自己和李荣……会怎么想?  米晴想起了那张名片,只有李荣可以解释自己是为了爱才付出清白的,快速地拨打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可是直到米晴的手指按到麻木,那边只传来一个声音:“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米晴看着手机,突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李荣安排的,他并不是喜欢自己,有谁会对喜欢的人拍这种无聊的录像,原因只有一个,他想离间自己和陈朗之间的感情。  想到这些,米晴想走上前抱住陈朗,可那刚才的“脏”字深深刺痛了自己,泪水滑过嘴角,声音几近乞求:“陈朗,不管李荣对你说了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是爱你的。”  陈朗马上打断了米晴的话::“够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相信你和李荣上床了还说你爱我。”  米晴看着陈朗的表情,一脸地绝望:“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陈朗看着米晴,眼里有丝怨恨:“你们相爱没有错,我不会怪你的,希望你以后真心地对李荣。”  米晴难过地解释:“不是这样的,李荣答应我只有陪他一晚上就帮你这一次。”  陈朗听后,没有米晴想象中的理解,而是反问了一句:“那他现在帮我了吗?你别为自己找借口了,李荣也不是那样的人。”  米晴满脸泪水,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百口难辩。现在的自己说再多只是浪费,因为陈朗不会相信自己的兄弟会做这种无耻的事情。米晴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声音冷到结冰:“陈朗,我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信我?还是信李荣?”陈朗的话更冷:“对不起,米晴,我祝福你们。”  米晴想起那天陈朗说的话,心忍不住颤抖,檫干了眼角的泪水,脸上展开罂粟般的笑,把手中的烟蒂往自己手上狠狠地揉去:“这是让自己记住曾经受过的伤。”  (五)  一个月后,这家“美容美发”店的生意异常的好。这条街的人都知道,店里有个叫小晴的美女,不仅长得标致,而且唱歌跳舞、喝酒吸烟样样在行。不止如此,只要店里有客,不管老少,不管美丑,她个个都接。  米晴没事就坐在那里一口一口猛猛地吸烟,直到呛出眼泪,但马上会拭去泪水,开始牵强地大笑。  身边的姐妹看着米晴,很好奇地问:“小晴,你很缺钱?”  米晴拿着化妆品,涂着猪血似地口红,脸上还是那抹罂粟般的笑容,摇了摇头:“我不缺钱,我缺情。”  门外走进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一脸淫笑地打量着屋子里的几个小姐。姐妹们见到这老头,都避瘟神似地躲到了一边。  米晴看到店里来了客人,马上扭着腰,走上前,一脸地媚笑:“先生,我给你服务啊。”说着,自己的手像蛇一样地缠上老头的腰。  身边的姐妹一把拉过米晴,紧张地说:“别玩了!你知不知道他有性病!”  米晴听后,没有眨一下眼,拿开了姐妹的手,来到老头身边,暧昧地说:“我叫小晴,保证让你满意。”  老头看着年轻漂亮的米晴,满意地点了点头,色迷迷地把手放到了米晴的腰上,往里屋走去。  边上的姐妹在一旁感叹:“小晴她是不像活了。”  老头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把米晴抱到床上,撕烂了她的衣服。米晴没有反抗,对于这一切早已麻木,只是沉默。在衣服落地间,米晴胸上的两个针刺大字“重生”把老头吓了一跳。米晴胸口感觉一片冰凉,这两个字是离开陈朗之后刻上去的,希望从此忘记过去。米晴看着老头吃惊的样子,一脸的抚媚:“还满意吗?”老头看着那两个字说:“小姐是个有故事的人。”米晴听后,哈哈大笑:“先生真是会说笑,你说世上的人哪个人没有故事!”老头看了一眼米晴,笑着往米晴身上扑去……  完事之后,米晴全身深紫於肿,躺在床上数着老头扔下的钱,接着又一张一张地撕碎,往上一扔,哈哈大笑:“我不缺钱,我一点也不缺钱。我是报复,报复自己,报复男人!”眼睛里没有泪水,脸上还是那抹让人看了就发寒的笑容。自从陈朗说对不起那瞬间开始,自己就不再流泪,不想把自己的泪水看得如此廉价。  几个姐妹看着从里屋出来的米晴,一脸地关心:“小晴,你疯了吧?你为什么这么作践自己,你以后该怎么办?”  米晴拿着所有的积蓄,放到了桌上,看着大家说:“这是我在这里挣的钱,都给你们。我要离开这里了,你们别替我担心。我不缺钱,我真的不缺钱……”  (六)  对于一个万念俱灰的人来说,自己是跟健康还是跟患了性病的人上床是没有区别的,自己的清白早就为爱付出了代价不是吗?米晴的心里只有仇恨,报复成了活着的动力。  踏上了来北京时的飞机,带着希望,有着幻想地来到这里,不曾想过,现在又得带着悲伤仇恨回去。一切多么可笑,只是现在的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心里只装着陈朗的单纯女孩了。  天空还是那么明朗,空气依旧还是那么清新,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上海,一点都没变,看起来如此的亲切。米晴下了飞机,没有回家,突然很害怕,怕父母为了自己担心,也没有去找那些同学,怕他们会用同情或异样的眼神对待自己,而是去改了名字,现在的自己叫晓  宇,不止如此,还变更了所有的联系方式,现在不想让任何人打扰。  一个月下来,米晴的身体慢慢地出现了异样,下体异常的痒,浑身的难受,还时常地感觉无力……  米晴不得不去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意料之中,只是不知道这么快该么接受。医生拿着化验报告,一脸地同情:“小姐,你患了艾滋病。”米晴没有医生想象中的哭泣,而是从容淡定地说:“我知道了。”  回到上海,尘封已久地回忆排山倒海地在脑中涌起。与陈朗在南京路的次牵手,在外滩的次约会,在大学校园的次的亲吻……那么多的次,这里是和陈朗相识、相知、相爱的地方。  米晴坐在房间里吸烟,看着烟慢慢地升起,然后又慢慢地消失在空气中。是触景生情,在以前,每天麻木自己来忘记过去,忘记陈朗,可到了上海,一切又想起,毕竟里面有自己四年的青春,怎能说忘就能忘记的。  米晴从包里拿出从北京带来的一张东西—名片。  那是李荣递给自己的,上面写着姓名,工作地址还有电话号码。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米晴刺痛了双眼,上次这么拼命地打就是没人接听,自己怎么解释,陈朗就是不信。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李荣现在工作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上海。米晴眼似杀人般地盯着名片上“李荣”两个字,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七)   共 80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遗精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小孩子脸抽搐是癫痫发作的症状吗

上一篇:追梦15

下一篇:我怀念的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