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王啟富汗水铺就村官路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7:31 编辑:笔名

王啟富:汗水铺就“村官”路

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为了圆乡亲们通车梦,不惜熬更受夜费尽心血。

他,敢作敢为,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之举,但在平凡的岗位上,以自己的行动和辛劳,实现了一个 “村官”的。

他,虽已退出“村官”行业,但他自身的人格力量撼动着当地人的心,让人敬仰,叫人感慨。

他,就是奉节县白帝城风景区黑岩村(原白瓦村)党支部书记王啟富。

“负债也要修公路,不受肩挑背磨苦”

刚愈60岁的王啟富,出生在白帝城风景区偏辟的黑岩村, 197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6年以来就从事村上工作,当过社长、专业会计,1979 年1月满票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在村社干部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0余年。

黑岩村是一个地处海拔600 -1000米,人口近 2000人的贫困小山村,因苦于没有资金,到2000年,黑岩村还一直未能解决通车问题,成了全乡不通公路的村。

“没有公路,就没有出路!”王启富看在眼里,愁在心头。他知道,落后的交通始终制约着当地的经济发展,要使村里有更大的改观,就必须修公路。他痛下决心,大胆提出,借债也要把公路修通。

通过多方联系,从信用社贷款10多万元,要打通村上十多公里路,这点资金还远远不够,按照一事一议,决定筹资筹劳。村民得知是修路集资,热情很高。很快就凑齐了3万元,王啟富也倾其所有,用房屋底押借款3万多元,总共凑齐了 18万多元。

有了资金就立马行动,聘不起技术员,王啟富就自己当,没有测量仪器,就用肉眼勘测,从山上到山下,每天来回往返几十里,搞规划、看路径、测补损,既要能够通得了车,又要使乡亲们的良田尽量少占,反反复复无数次,终于将一个完整的修路方案拿出来了。

“战胜困难靠的是一份执着,一份热情”

2000 年8月,黑岩村的公路正式开工,王啟富带领村一班人,冒酷暑,顶烈日,披星戴月,不畏辛劳,为保证质量,保证安全,保证进度,白天他战斗在工地上,组织民工施工,跟班作业,晚上到农家作思想工作,开夜会,解决修路带来的占地补偿拆迁等问题,经常一天只吃一两顿饭,一干就是一深夜。

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家里的一切事情基本上放弃了,别人的田地郁郁葱葱,自家的田里却长满了杂草,修路当年,因缺少管理,他当年脐橙挂果少,减少收入近5000元,虽然自己心痛,但也无悔,妻子为此多次埋怨过他,问他今后还生不生活。可公路上的事他放心不下。他说既然群众相信我,选我来当这个家,就有为他们办点实事,不然就对不起天地良心!

有人说,公路修到那里,矛盾就出现在那里。正当公路修建顺利进行时,许多的问题逐渐浮于水面。

黑岩公路须穿过邻近一个村,才能与县道相连,而要通过邻村,对方提出交25万元接头费苛刻要求,否则就不准接头,接不上主公路,岂不就成了断头路!

为此,王啟富多次找到对方协商,希望给予支持,对方却一个劲的咬定不松。他心里着急,钱是乡亲们一分一分挣得的血汗钱,是用家产作底当的贷款啊,每一分钱都得用在刀刃上。仅仅一个接头费,就比修路的工程费和占地补偿费都还多,这不明摆着叫公路修不成,怎么办?王啟富一方面找对方协商降低接头费,一方面请求上级给予支持,乡上财力吃紧,根本没有资金补助,而县上,若没列入审批项目,想争取资金更难。

在无法取得对方支持的情况下,尽管公路已投入7万多元,王啟富果断提出,重新改道,从另一个地方接通主干道,但改道仍然还须给7万元的接头费。

村里无法筹到这么多钱,再去贷款或进行集资已经行不通了,若资金筹措不到位,修路将会功亏一篑。王啟富心里如煎似熬,忽然想起自家兄弟有个战友在万州区计委工作,于是就同兄弟一道几上万州,与兄弟战友说明缘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战友的帮助,终于获得 7万元的项目支持,解了燃眉之急。

修公路并非一帆风顺,遇到的问题很多,为了一己之利,时时出现少数人故意刁难。村民王正明,为多年集体的公厕,要求村上给予补偿,否则就不允许公路从他家过,王啟富对此坚决不予补偿,认为要补也只能归集体。为阻工,王正明竟然对王启富大打出手。王啟富并没被眼前的问题吓倒,更坚定了修公路的决心,少数人的无理取闹,阻碍不了公路的建设。

2001年 11月,通过一年多的打拼,一条通往全村的道路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公路畅通了,人们欢呼雀跃,肩挑背磨的历史,从此一去不复返了。然而谁能想到,为修通这条公路,王啟富这个精明强干的汉子,却倒在床上病了几天几夜,体重减少了十多斤,身体变得黑瘦如材,人也变得苍老许多。

“要不是王支书,这条公路谁也休想把它修通”现在许多村民无不感叹的说。

“当干部,要有公心,还要受得累吃得亏”

在农村,家庭邻里时时会为鸡毛蒜皮的事,发生一些纠纷,而调解这么矛盾又是一个十分伤脑筋的事。有些矛盾讲理讲法根本行不通。

1992年,村民柳云保与赵开成,为争两家房子间公用地发生斗殴,柳云保用刀将赵开成刺伤,后被判刑5年,柳刑满出来后要报复对方,扬言将赵全家杀光,县法院出面调解无效,王啟富听说后,连夜赶到双方家里,对他们给予了狠狠的批评,要求双方将房屋宅基地证拿出,以滴水为界,公用部份以中心为界划分,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就由你们自己看着办,监狱的门是趟开的,出现后果自己承担。看到这情景,双方也都无法可说了。终于制止了一场血案的发生。

在村里当干部以来,王啟富始终心怀群众,把群众的事当自己的事,把人民的利益看的高于一切,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全村人民的普遍信赖。

1999年7月一个夜晚,一场突入其来的暴雨,村上一堰塘告急,时间已是半夜,如果不及时排出险情,将威胁到几十户农户房屋安全,并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王启富听说后,冒着大雨,深夜赶到事发地,带领群众,将险情排出,并坚守在那里,直到第二天天亮。当他回家后,才发现自家的加工房也被洪水冲刷,里面存放的1万多的麦子全部被雨水浸湿,烂掉4000多斤,损失近3000元。

多年来,王啟富看惯了家乡的山山水水,习惯家乡了的风土人情,不知熬了多少夜,走了多少路,做了多少事,村上的方方面面,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村上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他的足迹,无论那家情况,不出门,他都能如数家珍一一点来。

在他任支书的岁月中,他所在的村从来都不欠上级部门的税费,上级布置的工作任务,总是走在前列,年年都被评为先进集体,而自己也多次被县上和当地政府评为先进个人。

几十年来的基层打拼,图的是什么?为的是什么?如果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说,无论如何也叫人难以理解,据了解,前几年一个村干部,待遇一年才几百元,的一年下来也就1000元,对具有现代感的年轻人来说,是无足挂齿。一个“村官”,要地位没地位,要待遇没待遇,老无所养,病无所医,子无所靠,终不过一身清白、两袖清风。

“如果说当干部是为了地位为名利的话,他早就不会干下去的。”王啟富曾经也不是没有想过改变自己的人生,也有思想烦闷的时候,也有想放弃当“村官”的念头,但一看到贫穷落后村子,乡亲们渴求富裕生活的目光,他就心痛了,他下不了决心,他背离不了这片生他养他的故土。乡亲们需要他,信任他。

2003年8月,白帝城景区管委会任命他为村副书记,协助村上的工作。然而作为村副支书,因不属村“三职”(村支书、主任、会计)之列,三年来,他竞没得到一分钱的报酬,可他从没有向村上和政府伸手,反而尽心竭力为乡亲们排忧解难。

与王啟富交谈,笔者深深感受到一个老干部,对40多年基层工作的眷念之情,对家乡百姓的赤子之心。他将毕生的经历和心血奉献了这片热土,许多的酸苦无以言表。付出的多,得到的少,而忘我工作的劲头却不减。

他常说,当村干部虽说苦点、累点、钱少点,但面对群众的信赖,我无怨无悔,作群众的带头人,那是乡亲们对我的奖励,是一种光荣,是一种幸福。

“作为党员,为民办事问心无愧”

2003年,因建制调整,对村干部实行“三化”,王啟富从村“三职”干部中退了下来,虽然没任支部书记了,但他对村里工作仍然十分关心,新任的村支两委一般人,在很多的事上都还请教于他,村上的工作安排到他身上,他都毫不迟疑完成。

几番心血,几经艰辛,付出总会有回报。经过多年的奋斗,如今的黑岩村经济上了新的台阶,现已果树成林,牲畜满圈,水,电、路、塘堰等基础设施得到改善,过去的茅草房如今变成了一座座洋房,电视机,、摩托车、汽车也先后进入农家,看着一个个新的变化,一个个新的起色,王啟富感到了一丝丝安慰,一丝丝满足。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如今退下来的他,仍然奔波于百姓之中,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才60多岁,与中央领导相比,还算年轻,还有精力为乡亲们干些事,谋些利。不管任不任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为家乡新农村建设出一份微薄之力,问心无愧。

他,就是这样平凡的工作,用实际行动,实现他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诺言,展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赤子情怀。

人物简介:

王启富,男,汉族,1944年7月生, 197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 年本村高小毕业, 1966年在家务农,在此期间,任白瓦村社长、村专业会计、村支部书记。 任支部书期间年年被选为乡党代表、乡人大代表。曾受到县、乡各种奖励。 2003年退出“三职”后任副支书至今。

1997年评为奉节县共产党员。

1996年评为奉节县“五一”劳动模范。

2001年评为奉节县“两个文明”先进工作者。

(奉节/江山 联系)

德甲
中医养生
银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