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独立UC为何选择阿里巴巴

发布时间:2019-12-11 11:54:16 编辑:笔名

“独立”UC为何选择阿里巴巴?

事儿发生得很突然。即使是双方的员工,也很难在时间以“内部知情人士”的身份去跟外人详述始末。 就在一个月前阿里巴巴递交的初版招股书里,还明明白白地写着:阿里巴巴持有UC的股份比例是66%。而现在,UC转眼间就以创中国互联历史纪录的作价(据传言在40亿-50亿美元之间)整体并入阿里,成为阿里继电商事业群、云计算大数据事业群之后组建的全新业务集群,UC董事长兼CEO俞永福的名号也换成了“阿里UC移动事业群总裁”。 一样是一个月前的全球移动互联大会上,俞永福就曾经卖了个关子,说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从时间点上看指的应当就是与阿里整合这件事情。别忘了再往前一周,被他称作是“UC下一个十年战略级产品”的神马搜索,就是UC整合了阿里巴巴“一搜”后改头换面的产物;还有更早的UC浏览器PC版,前身也是淘宝浏览器。这些高频率的动作,其实作为这起“中国互联历史整合案”的伏笔已经足够了,为何还有为数不少的内外人士会觉得 “措手不及” 由于他们还在等俞永福来回答一个问题:作为互联行业的典型“变量”,历来强调“独立”的UC,为什么还是选择了整合这条路,进入巨头阿里的体内 马云的平衡术 俞永福自己也承认,UC公司管理层“有些不舍”,但在权衡再三后,终还是做出了“负的决定”,将UC与阿里进行全面整合。 钱肯定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毕竟跟去年百度报出的20亿美元相比,翻了不止一番。但科技圈的收购估值其实本来就在一个上行通道,一年一个价,百度的价格放在2013年已经非常有诚意,从变现角度看很难拒绝,如果想要收益回报,要卖那时就该卖了。但双方无功而返,因此从这个角度看,钱也一定不是重要的因素,况且用俞永福的话说,UC是阿里以外,没上市的互联公司里有钱的,早就不担心财务问题。 至于终影响俞永福和UC选择的根本因素,《中国企业家》近一篇稿件的描写可能比较到位: “有一次聊天的时候,李彦宏谈到对于投资并购的态度,他说你看看Google和微软

,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收购公司,不占少数股权。这态度很明确,他以那样的公司为参照形成自己的观念。他对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不受任何其他人影响,现在百度公司层面基本也没有人能够影响到李彦宏决策。因此,即使百度和UC的战略发展高度协同,俞永福和李彦宏也是汇报关系,而不是合伙人关系。” 而这次马云的内部信中,则明确表示希望在UC内部找到“合伙人”。这意味着他虽然成为了俞永福名义上的老板,但UC的发展方向和节奏却仍然处于后者的控制之中——鉴于俞永福在移动互联行业的丰富经验,以及UC在这个领域内拼杀十年的战斗力,马云不会排斥这么做。 类似的事情在互联业内已经有过很多先例,比如UC自己,俞永福当年一样用并购整合的方式得到了“合伙人”、现任UC COO朱顺炎,全权掌管公司的商业化和游戏相关业务。而从全球互联历史看,着名的“合伙人”应当就是施密特,当年被佩奇和布林从Novell挖角过来,组成了流畅运转的“Google3驾马车”。 相处方式上,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合伙人心态”;既保证员工收益、资源调配,又能继续保持决策独立性。这种微妙的平衡,大概才是俞永福会被马云打动的重要原因之一。 上游“变量”补完计划 当然,老板的个人感性只能是个好苗头。任何触及两家公司间的大整合,如果没有业务上的契合,再感性的故事也只能是镜花水月。 其实从纯业务角度看,BAT中与UC契合的不是阿里,反而是近因为神马搜索与UC交恶的百度。而那次事件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浏览器与搜索合体的纯度有多天然,如果去年百度真的能够得到UC这个与己身融合度的“变量”,而不是91,现在的互联格局会是怎样别做这类无谓的猜想了。 阿里对UC来说是另一个极端,它的主力产品线群与UC的业务几乎是落在两个圈子里,在利害关系上的直接牵连度没那么大。但从另一个角度说,就是资源重叠度和整合难度都会非常低,基本不会涉及到UC原有的团队和架构。 如果把互联(移动互联)产业链比作一条河。那末百度、腾讯、360以及UC的位置几近全都落在了这条河的上游,以线上的基础业务为核心流量引擎,驱动相对更下游的业务——期的下游是广告、游戏、电商,现在则延伸到了真正的线下,打车、实体店、餐饮等

。 此前,互联战争多发生在上游,因为布局实在太过密集,许多业务的关系错综复杂,甚至还存在互为流量上下游的不同业务。因此,公司间的大吞并如果产生在这一侧的话,整合难度会比较高,因为剔除多余资源、优化效率结构是难免的。 阿里的特殊性在于,虽然整体起源还上,但由于位置处于产业链的相对下游,早期的布局发展相对顺畅。击垮易趣之后的数年内,阿里的主力电商业务几乎处于 “竞争真空期”(那会儿京东还不成规模,腾讯则电商基因太弱),因此避开了上游的大多数惨烈竞争——那时有3Q大战、3B大战、UQ大战等,却很少听说阿里和谁打起来了。 但近,随着移动互联席卷全行业,和腾讯的闪电崛起、往产业链下游的急行军扩张,阿里面临的竞争强度突然大幅提升,去年底二者之间展开的“打车大战”、“移动支付大战”就是典型例子。这也让阿里开始正视并完善更上游的无线业务布局,去年推出的来往就是一次尝试。不过,阿里以实体资源、内容为核心的业务模式,虽然也能上囤积庞大的流量,但这种流量的流向是不可逆的,很难回溯、反哺到更上游的业务,这致使阿里在下游那些前瞻深厚的部署,面临腾讯自上游向下的竞争冲击。 在这时能够说服俞永福入伙,不得不让人佩服马云的时机和节奏把控力。UC在移动互联上游扎根十年的战斗力对阿里现阶段来讲是非常必需的,无论是全球拥有5亿用户的UC浏览器业务,还是国内大Android游联运平台九游、大 iOS移动应用分发平台PP助手,都能以UC善于的移动平台形态支持阿里的上游无线战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腾讯+的强力冲击。 一种看似合乎情理、但毫无根据的说法是,4月份推出的神马搜索,是马云对UC战斗力的一次小试牛刀。而在神马上线一周拿下20%的移动搜索市场渗透率、1亿的月度活跃用户以后,阿里就“放心”地在招股书上对UC“浓重笔墨”——强调UC与淘宝、支付宝一起,位居中国月活用户数前五大App之列;而在神马满月之际,新浪、央视、美团、56、人民、光明、易车等一线站站台,确认其成为百度以后的第二大移动搜索引擎流量来源的事实,让马云终下定决心全盘整合UC,这个移动互联上游产业链中的典型“变量”。 “下游”的庇护 而对于核心战力几近全集中在上游的UC来说,这桩整合的好处远不只是财务回报那么简单,为可观的价值可能会体现在他们此前几乎从未染指的领域。由于阿里庞大的下游资源布局和整合能力,是他们即便再努力多年可能也难以企及的。 中国互联格局提升为“BAT三巨头时期”之后,阿里的进一步布局也与腾讯、百度继续围绕上游资产(主要是各种互联、移动互联入口)展开有所不同,多是往更纵深的下游去延伸:支付、B2C、团购、物流,甚至还有金融、影视、体育、文化这些与电商或互联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传统业务。 这些领域的业务逻辑本身与互联存在着很大差异,甚至连腾讯、百度这样的巨头也很难在短期内有所建树。而阿里之所以能大胆深入,与他们核心业务的“下游定位”关系很大——与地气接近,自然就能看到“互联眼光”看不到的传统行业纵深。从这个角度看,阿里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电商公司,而是不折不扣的“下游”。 UC固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到达这种高度,但进入阿里体内,却能让他们立刻得到这种资源支持——O2O、与线下传统行业深度结合的产品布局,在UC的时间线规划上也会大幅提前。 UC可能获得的另一种隐性资源是品牌。作为一家平台型的移动互联企业,UC的产品都是以链接第三方内容为核心逻辑的。虽然UC的品牌依然独立保存运作,但阿里的介入对于其知名度的加成几近是肯定的;另外一层含义就是背后庞大资源的获得可能性和业务拓展想象空间。 当然,朋友增加的同时,敌人或许也会增加,俞永福也必须比以前更加长袖善舞,去协调保障全新、但也是更加错综复杂的合作关系。 总而言之,从阿里和UC的战略诉求角度去看这次整合兼并,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利好的特点是很鲜明的。但战略就是战略,大处着眼不难

,真正落实到微观层面的协同执行上,应对外界一片迷雾般的产业环境,对于双方来说还有很多挑战要去面对。 看得见的好公司是一个整体,看不见的好公司藏在细微当中。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
青岛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南省阳正骨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癫痫病治好费用
深圳市人民医院一门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