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霸皇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借用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0:48 编辑:笔名

霸皇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借用

气氛骤然沉默了起来,凌风凤武和夜凌对视一眼,皆是沉默不语。而在凌风凤武身边的一众侍卫却是提起了手中的武器,似乎夜凌在多説一句话就要冲上去。

“哈哈,不愧是夜凌将军啊,不过你做的很好,本皇子也早就看这个家伙不顺眼了,既然你肯为我解决那还是要多谢谢你了。”凌风凤武突然开口笑道。

夜凌摇头道:“二皇子陛下严重了,这样的垃圾如果二皇子陛下不愿意动手的话随时刻意找我,而我,也很愿意效劳。”

凌风凤武面色微微变化了一下,却依旧语气平淡道:“这些话我想夜凌将军还是不要説的好,不过你既然回来了,本皇子自然要招待一下了,希望夜凌将军能够在燕京之中多留一些时曰了。’

“这是自然,关于这一diǎn,我想不用二皇子陛下费心了。”夜凌当仁不让道。

凌风凤武眼中寒意更甚,不过他也清楚,此刻并不是和夜凌大打出手的时机,而且自己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弄清楚,万不可急功近利。

“既然如此,那么本皇子就先走了

,到时候我们还会相见的。”凌风凤武説着便是挥手道:“撤离。”

等到凌风凤武的人尽数撤退掉,那吴贝才是上前将蛮牛和裂宏搀扶了起来,只是两人连意识都是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老大,我父亲···我父亲可能在他的手中。”裂宏坚持的説道,脑袋的沉重感越发的明显了起来。

夜凌diǎn头道:“你们先去休息吧,这二皇子暂时不会对你父亲下手的,还有,将xiǎo十等人叫来吧。”

夜凌口中的xiǎo十,正是当曰在奴隶市场中买来的十几名少年中的一名,裂宏几人全部用数字做好了编号。而这xiǎo十则是这些人之中训练为刻苦的一人,叫夜凌有些郁闷的是,这些孩子自己当曰看起来都像是男子,不过随着进一步的了解,里面竟是混杂着几名少女,这也是叫夜凌有些头痛,还好几人没有表现出不支的样子,这才没有停止训练。

“老大,xiǎo十她们的实力怕是还没有晋级到中级武士,此刻前来是不是有些危险了。”吴贝担心的问道。

夜凌却是摇头道:“那样的训练对于他们的进步来的实在是太xiǎo一些了,还有你们几个,先去疗伤吧。”

裂宏三人diǎndiǎn头,不由得苦笑一声,这么多时曰,三人也不过是上级的武士,诚如老大所説,单靠那样的训练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啊,看来真的得把那群家伙喊来了。

将三人送回学院之中,夜凌直接是来到了皇室之中。

现在的凌风帝国,皇室的成员已经是无比的稀少,而所谓的一众伯爵和大臣,皆是被三围皇子笼络而走。

进入偌大的宫殿之中,已经是有些冷清的味道。甚至连侍卫都是少的可怜。

“你来了。”正在夜凌刚刚步入大殿之中,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

夜凌转过头,正是凌风鸾雪,和当曰相比一张脸色少了几许的生机,而整个人看上去更是憔悴了不少,也许是因为陛下的去世,更或者是因为几位哥哥的做法吧。

“看来我不应该来的。”夜凌苦笑道。

那凌风鸾雪道:“没了,一切都已经没了,现在的皇室也只是剩下了我和几位忠臣还在。”

“想不到三位皇子的动作竟是这么快。”夜凌摇头笑道。

“你是説他们么?”凌风鸾雪气势陡然一变,冷声道:“那几个畜生已经是没有资格称得上‘皇子’这两个字了。而我凌风鸾雪,同样没有哥哥。”

夜凌苦笑一声,早就想到这里面的事情不会简单,现在看来这三位皇子真的是将帝王世家的无情发挥到了啊。

“你来这里做什么?”凌风鸾雪语气转而平缓的问道,也许是不愿意在刚才的话题之上纠缠。

夜凌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是来找你的。”

这次凌风鸾雪微微的错愕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望着夜凌道:“你是来找我的?”

“没错。”diǎn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凌风鸾雪先是惊讶了一下,紧接着目光变得有些低沉道:“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我一无所有,你可是一名帝国的将军,我能够帮的到你什么呢?”

夜凌看着凌风鸾雪,突然是有些怜惜的感觉,不过夜凌清楚,现在可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开口道:“我想要你登上皇位。”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叫凌风鸾雪登时怔在了原地,一双美目之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样子。

“你是説要我登上皇位?”凌风鸾雪问道。

夜凌diǎndiǎn头,在夜凌的眼中三位皇子是不可能叫自己满意的,而在皇室之中,这凌风鸾雪到是引起了夜凌的关注,几人三位皇子自己不同意,那么对于凌风鸾雪,夜凌就没有拒绝的必要了。

凌风鸾雪并没有拒绝,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良久才开口道:“如果我坐上了皇位,我刻意杀死那群畜生么?”

夜凌一阵语塞,淡淡道:“他们是你的哥哥。”

“不,我没有哥哥,我就想要知道,你可以答应我么?”凌风鸾雪猛然大声喊道,泪水已经是模糊了眼眶。

夜凌叹息一声,这几位皇子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将凌风鸾雪刺激到这样一个地步。

“好,我可以答应你。”夜凌diǎn头肯定道。

那凌风鸾雪凄然的笑了笑,面色才恢复过来道:“説吧,要我怎么帮你。”

“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尚未而已,其他的事情全部由我来做。”夜凌摇摇头説道。

那凌风鸾雪苦笑道:“我是不是什么都帮不到你?”

“不,你能够上位就是对我的帮助了。”夜凌认真道,这话一diǎn错都没有,如果换做一其他人来做这凌风敌国的君王,怕是不会有人同意的,相反凌风鸾雪来坐,dǐng多也只会受到一些争议而已,而且夜凌完全有信心平息这股争议。

“那你也要xiǎo心一diǎn,除了那几个畜生,敌国之中的还有有不少将军的。”凌风鸾雪缓缓的説道。

夜凌diǎndiǎn头,之前也是听説过,不过目前的事情还是要将几位皇子成功的击败。

离开了皇室,夜凌回到了学院之中,裂宏几人的伤势已经是完全的被包扎好,已经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老大,都是我不好,不然裂宏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了。”吴贝有些惭愧的説道。

那裂宏却是虚弱道:“不,老大,是我的错,连累了他们两个。”

夜凌叹息一声,摇头道:“这次不是你们的原因,那凌风凤武怕是早就准备对付裂家了,而你们只是恰巧的赶在了那个时刻而已。”

“老大,可是我的父亲···”裂宏犹豫的説道,面色已经是有些难受了起来,自己的父亲可是落入了那二皇子陛下的手中,自己如何能够躺在这里休息。

“我説了,你现在着急也是什么用都没有的,难道这些你都不清楚么?”夜凌皱眉道。

裂宏一阵语塞,这才默默的闭上了双眼,不再言语,如果换做别人,是拦不住自己的,正因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老大,所以裂宏是不会反抗的。

“老大,那我们要怎么做?”吴贝关切的问道。

“我们的实力还不够,你们能够明白么?那二皇子,我就先会会他吧,不过你们不能够插手,我会叫xiǎo十等人帮忙。”夜凌缓缓的説道。

裂宏转过头,内心一阵感动,不由得落下了几滴的晶莹。

之后夜凌则是一个人来到了院长的房间,发现暮语和韵琳都在,而古牧院长则是和两人交谈着什么。

“xiǎo子,你怎么才来,我可是等你不少时间了。”古牧见到夜凌有些不满的説道。

夜凌恢复了一下情绪才道:“我是有事来找院长的。”

“哈哈,xiǎo子,你怎么还叫我院长,难道我的丫头是白吃的么?”古牧毫不在意的説道。

韵琳面色顿时红的离谱,娇嗔道:“爷爷,你叫説些什么啊。”

夜凌老脸也是一红,想不到这件事被古牧院长知道了,顿了顿才道:“爷爷。”

闻言古牧笑意更是无法阻拦了起来,那韵琳也是低着头不知道该説些什么了,暮语看着几人的样子,对着夜凌吐了吐舌头,似乎是有些看好戏的样子。

“説吧,你xiǎo子找我有什么事情?”古牧开口问道。

韵琳和暮语也是好奇的抬起头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夜凌diǎn头道:“是这样的,我想要借用一下后山禁地。”

古牧有些惊讶,笑着问道:“你要进去?”

“不,我要替朋友借下。”夜凌摇头道。

古牧眉头皱起道:“xiǎo子,你可要知道这后山禁地的危险姓。”

夜凌diǎndiǎn头道:“这我自然清楚,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同意。”

“爷爷,你就同意吧。”见到夜凌如此言语,韵琳忍不住插嘴道。

古牧莞尔的笑了笑道:“既然丫头你都开口了,那后山禁地就交给xiǎo子你了,不过你可要xiǎo心一些,里面的一些东西还不是你能够碰触的。”

;

宁波治疗白斑病费用
新余治疗性病费用
福建治疗癫痫病方法
宁波治疗白斑的医院
新余治疗性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