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柳岸老板娘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2:42 编辑:笔名

一  眉山,古称眉州,文化氛围浓厚,在宋代初建有“孙氏书楼”,所以眉山有“诗书城”之称,之后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同时跻身唐宋八大家之列,尤其是苏轼,文学造诣,其前后《赤壁赋》《中秋》等名篇脍炙人口,三苏之后相继出现过八百进士。  眉山,是一座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地级市,之前眉山市所辖的区县都隶属于乐山市,在1997年设地区,2000年建市,辖青神、仁寿、丹棱、洪雅四县以及东坡、彭山两个区,眉山市主打三苏牌,积极融入成都经济圈,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经济发展红红火火,东坡泡菜、天府新区有部分位于仁寿县境内、青神机械制造、青神竹编、青神椪柑等产业如火如荼。  眉山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催生了家具行业的蓬勃发展,云贵家私、展鸿家私、景宏家私、超群沙发等家居企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超群沙发,于2008在眉青路建厂,集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专业生产沙发、软床为一体的大型家私企业,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沙发的研发于生产,始终坚持为消费者创造典雅、舒适、温馨的家居生活为企业愿景,先后引进数条德国自动流水生产线并与意大利家具知名设计公司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公司本着“立足西南、面向全国、诚实守信、开拓创新”的经营理念,在十几年的发展中,以的品质服务让“超群”以惊人的步伐在消费大众中深深的扎了根,通过“超群”人不懈的努力,公司先后通过ISO9001:2000国际管理体系认证,公司将继续秉承“团结务实、追求完美、突破自我、超越梦想”的创业精神,让“超群”品牌誉满全国、走向世界,公司拥有员工70多人,每月可生产出700多套沙发,年生产沙发8000多套,产品销往全国各地,眉青路那里家具厂和机械厂比比皆是,超群沙发如今是眉山市的沙发研发生产企业。    二  赵文碧去年进厂,刚开始做绷工,后来装背包的做车工去了,就让赵文碧去装背包。今年5月调去库房做库管。  赵文碧的家在青神县的河坝子,那里好的方面就是很自然原生态,养生还可以,那儿有大乱石、玉蟾寺、马脑堰水库、安家坝渔村等,小镇四周青山环抱,山上林木葱笼,风光秀丽,龙门河、沙溪河在小镇上交汇,不少成都人、眉山市区人到小镇上购房过着悠闲的养老生活,但是,河坝子的厂子少,首屈一指的便是双龙桥的丈母娘腊肉厂,熏肉又用不了几个人,另外就是几个木材厂,所以要打工还得上眉山、成都,不过,要比二十年前好,那是内地经济差,要打工得往广东、江苏跑,赵文碧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十八九岁了,到深圳打工去了,小儿子才十岁,还在读小学,老婆是腰间盘突出,平时在青神卖点菜油、米和鸡蛋,一家人的生活全靠赵文碧挣,还是挺难的,娃儿太瘦,稍不注意就着凉了,一着凉就烧得厉害,甚至烧来晕过去了,一次要花一千多元,老婆平时要吃药,捡一次药要花几百元,更急人的是老婆今年6月骑自行车,把左脚脚踝骨摔断了,当时把她痛得晕过去了,后来医治又花了一万多元,三个月了走路还得拄起拐杖走。为了家赵文碧省吃俭用,心都操碎了,人越来越瘦,头发掉了早早的秃顶了,四十几岁的他看上有五十多岁的相貌。  那是有一天,赵文碧正在装背包,沈厂长叫跟他去一下,赵文碧跟着去了,沈厂长把赵文碧带到库房,问:“你对库房有什么看法呀?”  赵文碧一时蒙了,说:“你突然这样问我,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沈厂长说:“没事,你就随便说说。”  赵文碧说:“感觉有些乱,象那些零散折叠的布都应打成卷的。”  沈厂长说:“对,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把布打成卷收拾好,而且库房布局也有些乱,得把库房清理好。”赵文碧说。  沈厂长说:“好,你的想法还是可以的,是这样的,库房的小姑娘对沙发的构造不熟悉,以致下了单了,象530型缺钢架都不知道,你进厂做过绷工,又装过背包,对沙发的构造熟悉,又认得到布料,你是写小说的嘛,你能把小说写好,相信你也能把库房管理好。”  赵文碧一听心里有点急,他一直都在生产线上做,对做库管想想都头大了,那么多的布料,那么多的配件,五花八门,林林总总,让人眼花缭乱,万一原材料跟不上,有那样原材料少了没看到,没及时去买,下单了没用的那可怎么办呀?  但是,赵文碧听说做库管工资高些,而且比较稳定,还是想去试试,挑战挑战,至少能为家多挣点钱。但赵文碧希望这挑战越迟点越好些。  一直拖到五月10日,赵文碧终于走进了库房,库房里还有老板娘的父亲老徐。  因为老徐60多了,徐红叫他不出去打工了,叫他在家里享清福,可老徐是个闲不住的人,一有空就去茶馆打牌,整天整天的坐在牌桌前,中午茶馆老板要么给他们弄豆花饭,要么煮碗汤圆,但他们一打牌就把吃饭忘得一干二净,有时中午饭都不吃的打,徐红心想这么下去可不好,不如叫老徐到厂里照看一下,有时帮到做一下事,到了厂里,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按时吃饭,生活还很有规律。    三  之前,赵文碧很少和超群沙发的钱总及老板娘徐红有过接触,钱总个子高挑瘦削,面部棱角分明,头发理成短平头,浓眉毛,月形脸,看上去干练精明,上班时一脸严肃,不苟言笑,下班后挺随和、平易近人,他的信念是“不做,只做。”格言是“只要有了退路的人,再的人都不可能创造奇迹”。  赵文碧和钱总的接触只在厂里一月一次的欢乐会上,他写过一首反映工人们上班情景的诗,得到了公司的奖励,钱总和他肩靠肩的合了个影。  在年初钱总有一次精彩的讲话,当时上班迟迟没走上正轨,人心不稳,观望的多,每天只能做七八套沙发,钱总就讲了一次话,他平时很少开员工大会的,他说:“大家既然来了,就要一心一意踏踏实实的干,不做也不会勉强大家,无论你到了那里上班,都面临两个结果,一、要么把厂子干活,二、要么把厂子干死,把厂子干死了,得另外去找工作,你换个地方,又面临两个结果,一、要么把厂子干活,二、要么把厂子干死,厂子干死了,又得去找工作,现在有单子不做,如果到了淡季,你问到我要保底,我怎么给你保底呀?”  钱总讲话之后,工人们的心稳定了,产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有时徐红进车间查看,她只在通道上走过,很少走到赵文碧装包的地方,她说话时,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看到象有点颐指气使似的。  有一次在欢乐会上,员工们提议钱总和徐红合唱一首歌,钱总让徐红唱,徐红唱的是《潮湿的心》,当时是晚上快8点了,平时大家都是下午6点下班吃晚饭的,徐红唱着唱着有些弱弱的说:“要不别唱了,大家早点去吃晚饭吧。”  大家叫道:“唱吧,唱吧。”  徐红便硬着头皮把歌唱完。  尤其是在今年初,设计师詹师在离职时说,徐红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就是“大海不缺一滴水,森林不缺一棵树,平台不缺一个人。”詹师说徐红的意思就是不差人,多你一个不多,无你一个不少,待人那是可有可无似的。  赵文碧想,自己只做份内的事,和钱总和徐红的接触那是少得可怜的。  赵文碧进库房,先说是由会计容容带一段时间,可是,当他进入库房,才发现是由徐红亲自带,这让赵文碧头都大了,这可是直接和老板娘相处。    四  看到超群沙发生意红火,让人不禁以为钱总是富二代,其实他初也是家境贫寒、白手起家,他开始在沙发厂做绷工,徐红早早的在五龙纸厂上过班,后来钱总和表兄合伙办沙发厂,经过十几年的拼打,让超群沙发做大做强了。  钱总一直很节俭,一点都不会铺张浪费,比方有五金店、布店关门,他会借机购下成批的双耳升降器及布,有沙发厂垮了,他会拉回剩下的木料和海棉,从中挑选能用的东西。  但另一方面却非常慷慨,可以花几万十几万去培训学习,不但自己学,还把厂里的管理人员也带去学,常常带厂里的管理人员去别的沙发厂参观学习。  赵文碧之前接触过不少老板老板娘,有的老板娘没有参予企业的管理,要么每天打打牌、搓搓麻将,或是去会所健身美容,日子过得相当悠闲,有的爱做文学,比方刘艳,她和老公之前是在青神的机械厂上班,青神的机械业是相当出名的,早的是青城机械厂,之后有神力机械厂、精工机械等,有机械工业园,一条机械大道闻名遐迩,后来夫妻俩到眉山创业,用了全部积蓄在眉青路办了个巨力机械加工厂,后来随着眉山经济的发展,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加工厂的生意越来越好,不过到后来竞争大了,而且做机械加工是又赃又累的活,很多年轻人不想做,学徒工工资都涨到六千,还是没有人愿意做,有一天来了个年轻人到厂询问,刘艳给他介绍,话还没说完,那人就已经走了。在别人聚在一起就谈论这个月赚了多少钱,又买了什么新款衣服的时候,她就一门心思的写散文写诗歌,别人说她假,写散文诗歌又当不了饭吃,也挣不了钱,但她依然坚守着文学梦,坚持着她的文学创作之路,作品频频见于各网站和公众号,不过,她挺在乎别人的感受,比如某个平台让她转发介绍平台和征文的链接,每天要发多少次,就好象有人在拿着鞭子驱使着她做,压力太大了,有微信朋友发作品链接给她,要她给作品点赞呀转发呀,她说不做又不好,挺伤人情感,但是去做吧,又占用了她太多太多的时间,她根本就没时间看书写作,而且加的群和好友太多,造成手机老是卡机,人弄的身心疲惫,简直太累太累了,她说她只想写自己的东西,不过她老公挺支持她的,听说在别的文学平台做得不开心,就说几个人自己搞一个吧,找一个大学生维护,给个两三千元一个月,自己干。  赵文碧曾在三苏食品厂上过班,食品厂的老板宋平,宋平肩宽体壮、兢兢业业,早年做苕丝糖起家,三苏食品厂主要做苕丝糖和糕点,宋总性子急,说话声音特别大,老板娘是个马大哈,常常丢三拉四的,去做的业务老是赔钱,他曾吼老板娘:“你说你做的事让我赔了多少钱呀!?”说起办厂子当老板,他说原因是有了二娃,两个都是儿子,感到压力大,只想多挣钱。  赵文碧也在苏小妹水洗厂做过,老板姓管,老板娘姓苏,叫苏明娟,刚开始是一家人做,买了一个水洗机和一个甩干机,老板娘和爸妈在家洗,管总开始踩三轮车去接货送货,业务量大了之后,厂里购了七八台先进的水洗机、两台烫平机、四台烘干机,买了个货运车接货送货,才慢慢雇人做,厂子越办越大,老板在外跑业务,由老板娘管厂,老板娘性子也急,,说话象连珠炮似的,做事风风火火,她热衷于时事,申请入了党,又进入了东坡区政协。  和老板娘一起做事,赵文碧心里很有压力。  赵文碧进库房时给沈厂长说,如果做库管做不好,还是去装背包,但是他前脚一走,后脚背包、坐包都由绷工做了,之前装坐包的,调到木工组去了,每年五、六、七、八四个月都是淡季,一出厂即失业,这让赵文碧暗暗叫苦,如果库管做不好怎么办呀,只有做好,一点退路都没有。    五  本以为熟悉面料,那知道一进库房就懵了,面对一百多种面料一看就傻眼了,更要命的是,他认不到外架,分不清左妃右妃,收海棉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徐红说,之前她因为很少管理库房,都是库管在买货,以致造成库存积压太多,有些沙发款式已经很少做甚至不做了,但是这些款型沙发的布料还剩了很多在库房里,她说目前库房要做的就是减库存,一定要尽快把库存减下来。  一天,钱总到库房里查看,问他:“赵师傅,你在库房搞的清楚吗?”。  赵文碧硬着头皮说:“搞的清楚。”  只在天,徐红带了他一天,徐红说库房里也简单,就是要及时发现什么原材料没有了,要马上报给她买,二是收货要特别注意,要把数点清楚,不能少了东西。有人领货时,要登记清楚出库数目,要给工人找货,如果有外厂的人来拿货,比方说川媚软床厂的人来,一定要盯仔细看清楚,把出库单写好,他们老是来拿了货就走了,连出库单都不开,到了月底又是凭票对账,没有票根本就收不到钱。第二天带了一上午,徐红就外出了,迫切的是,面料认不到,收货老出错,把收的布和所使用的沙发款型老是张冠李戴、混淆不清。  第二天收了一上午的海棉,徐红说,要把海棉数点好,少一张海棉就要少100多元钱,点的数量要和货单上的数目一致,以前就是没怎么点,被对方蒙混过关,拉多少海棉来自个儿下了就是了,看到票就签字,以至一年许多利润都蚀在原材料上了。  不过收货还真出了问题,有一种海棉票上写的是23张,实际点来只有22张,只好减下来,但在后来在货票上签字时,只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少了一张海棉,赵文碧没在票上注明,徐红说:“不在票上注明有什么用呀?”  赵文碧说:“我写在本子上了。” 共 1211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医院哪好
怎样治疗癫痫病才能让患者早日康复

上一篇:小黑帽

下一篇:觉得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