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艳骨分集剧情介绍517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06:52:49 编辑:笔名
宝宝感冒发热浑身酸痛
宝宝感冒体温高不发烧怎么回事
宝宝喉咙痛发热

由佟梦实、王鹤润主演的电视剧《艳骨》正在热播中,目前剧情已更新至第17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艳骨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5集:掠影受高人指点 紧急跳井救出静姝

静姝落入井中,掠影有所感觉,他五感敏锐,仅仅通过耳听鼻闻就找到了静姝失踪的地方。但是静姝身处水井之中,掠影难以发现,旁边的铜面具男扔了一颗石子提醒掠影,这才从水井之中救出了静姝。

静姝因为溺水过久而昏迷不醒,掠影背起她来一路狂奔回到了红药居,总算是救回了静姝,两人都泡了个热水澡。

第二日,宽叔为掠影喂粥,宽叔因为掠影的一声宽叔而落泪,感叹他人生悲苦。静姝则过来看望掠影,结果喂粥喂到一半,掠影突然让静姝走,静姝走后掠影立马吐了一口淤血,原来是内伤复发。不愿意让静姝看到。

宽叔寒光静姝三人在交流在顾府得到的消息,原来赵如是的脸皮是模仿的,需要打碎脸骨,忍受常人不能忍受之痛苦,而且施展换脸之术的人技术高超,当说到是何人将静姝逼到水井之中时,静姝有那么一瞬间怀疑掠影,但又说不出口。就在此时,掠影也出现了,寒光立马询问他是如何发现静姝的,掠影指指鼻子,说明是闻到了气味而找到了静姝,同时问到了寒光身上去过马厩的味道。

静姝为怀疑掠影而道歉,寒光仍旧质疑掠影,宽叔不忍,拿出证据说掠影有很重的内伤,话音刚落,掠影就吐了一口血。经过静姝的把脉诊断,掠影这是十年旧疾,伤心所致。众人纷纷恻隐。

肖英回到皇宫,向风如歌禀报着关于掠影的事,肖英有意关切国师,但是国师有意疏远肖英。恰逢国师接见南郡使臣,重新勘定国界,在朝堂之上,南郡使臣屡次使用幻术控制风如歌,风如歌将计就计,就让南郡使臣亲手画下国界,不再争论。就在南郡使臣落笔前一刻,国师直接控制了南郡使臣,让他将大部分疆域划给了天楚。此时,南郡使臣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太子听闻和亲的事已经被国师定下,心中愤懑,一点太子的尊严都没有。听闻肖英回来了,他立马询问肖英有没有静姝的书信,结果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结果,

静姝想让掠影回京,让风如歌亲自为他诊断医治病症,但掠影不愿意离开静姝,要时时刻刻保护她的安全,静姝无奈决定和他一块回京,但静姝也不愿意这样,只好骗静姝说,病发的时候都是无还草。静姝用无还草为主药,给掠影配了一副药。实际上掠影快要死了,他只是不想让静姝去冒险。

在看那顾府中,变为莫愁的赵如是正在经历苦日子。假的赵如是回来,让莫愁的位置在府中一落千丈。沦为伺候家主与主母的侍妾,早知道她才是身份尊贵的那个正室啊。但却有苦难言。

第6集:赵如是被治以罪名,白狄天楚风云将起

顾府之中,赵如是在梦中看到了这张脸的主人,前世名妓秋娘。秋娘告诉他人心是靠不住的东西,换了脸并不会得到天长地久,但赵如是并不相信,他认为她已经得到了顾朝晖的心。梦中惊醒,顾朝晖早已经被铜面人抓到了悬崖边上,威胁他放弃莫愁。面对生命危险,顾朝晖连连应是。

翌日,顾朝晖心思重重,假的赵如是利用白狄国王位诱惑顾朝晖,顾朝晖说到底也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但是假的赵如是帮助他的条件就是让他赶走莫愁,顾朝晖流着泪答应,偷听的莫愁也断肠。即便换了脸得到了真情,爱情也赢不过黑暗的人心。

顾朝晖心思混乱,以连笔静心,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莫愁想要找到父亲为说明身份,但是被假的赵如是用钱贿赂衙役将莫愁阻在门外。莫愁一筹莫展之下决定为了自己的爱情用毒药毒死假的赵如是,莫愁借口敬茶想要毒死假的赵如是,但宰相赵阔及时赶到,制止了他,并以谋害主母的罪名要治罪莫愁。顾朝晖及时赶到阻止了莫愁的死。

红药居中,掠影一步也不肯离开静姝,就连睡觉也要守在她身边。两人一起去采药,一起被雨淋,一起在野外度过,掠影还爬上悬崖峭壁采到了含有上古神经精魄的琥珀石。

白狄国暗中屯兵,准备发起战事,朝堂之中对此有两种意见,文官认为白狄是一些乌合之众,武官则认为白狄国骑兵非同小可,大将军还带领国师风如歌参观新兵,新兵专门应付骑兵所用,有奇效,但是人数少,选拔要求高。只是叫数量不足以对抗白狄骑兵。

太子即将行冠礼,他有心重拦朝纲,唤来太傅鲁豫明询问事实真相。原来十五年前。刺客刺杀皇后,当夜皇上也失踪,消息走漏国家大乱,三位想过想要代为执政,国师风如歌以雷霆手段掌握大权,杀伐决断,制服异党。纷纷臣服。鲁豫明建议太子,时机不到,为时尚早!不能显露野心。太子心中明了,让鲁豫明退下,就当从来没有来过。

第7集:太子问路被敲诈 武力惹官兵仓皇逃

真假赵如是对质公堂,假的赵如是喝下玫瑰露,逼迫的真的赵如是必须喝下自己的毒酒。顾朝晖及时赶到,阻止了莫愁喝下毒酒,但是毒酒撒地,毒酒腐蚀了地毯,这谋害主母的罪名坐实,莫愁被关押进牢里,秋后问斩。

宰相在旁煽风点火,告诉顾朝晖他的哥哥想要杀他,正在集合全国力量准备攻打天楚,而这时候正是顾朝晖夺取王位的机会,顾朝晖大有此意,但是宰相肯定要偏向女儿的,顾朝晖已经懂得了在在赵如是和莫愁之间如何取舍。

莫愁被收押的消息传到了静姝的耳朵里,令她心里愧疚不已,寒光为了弥补他的愧疚,决定救出莫愁为静姝解忧,寒光到了顾府告诉顾朝晖莫愁才是真正的赵如是,顾朝晖立马质问假的赵如是是谁,假赵如是淡然的承认了自己是假的,接着又拿出了筹码诱惑顾朝晖,一本关于白狄国官员的黑账目,这是控制白狄国政权的筹码之一,这令本来打算救出莫愁的顾朝晖产生了动摇。

晚上,铜面人再次出现在顾朝晖的卧室之中,以他的性命威胁他做白狄国的王,顾朝晖此时真的是骑虎难下了,他的出路就是杀了莫愁把这件事永远的压下去,把所有方面的资源整合为有利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忍痛割爱了。他晚上乔装打扮,用钱财打通狱卒,见到了莫愁,在顾朝晖的询问之下,莫愁承认了自己是宰相女儿的事实,顾朝晖心中滋味难明,给莫愁喝下了一杯毒酒。

寒光来教育救莫愁,可是莫愁心已经被伤透了,无心再活下去,宁愿去往黄泉路。

太子无法忍受国师风如歌的严密管制,一人一间拿着寒光的令牌救走出了宫门。国师逼问老太监无果离去,太子出门之后,不具备社会生存的基本技能。在宫中过惯了养尊处优的习惯,不会基本的交际能力。莽撞的拔剑威胁人,还被巡逻士兵追杀。

好不容易躲过了追杀,买包子时却忘记了带钱,听到别人讨论国家大事,人人在都支持国师风如歌,不愿意让太子上位,只因为风如歌治国,国泰民安物阜民丰,百姓安居乐业这才是帝皇之才,太子争吵天楚是楚氏天下不是风如歌的天下众人笑话他,谁当皇帝都一样,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就是好皇帝。包子铺也没有收楚子复的钱,请他吃包子。太子不认识路,只能在城中乱逛,看到一个老乞丐,见他可怜,就将包子送给了他,老乞丐仿佛能知人心,告诉了楚子复往西能出城!又遇到一算卦先生得到如意顺心的谶语。奈何士兵又来追捕,他只好躲进了南郡公主的娇子出了城。

寒光和掠影都为静姝的安全考虑,让她好好练武。三人各有心思,静姝因为莫愁入狱而责怪自己,寒光则想要为静姝排忧解难,寒光深知自己时日无多,希望静姝能够自己保护自己。

第8集:寒光再次来挑衅 掠影瞬移避免争端

楚子复躲进南郡公主的娇子里,被南郡公主用迷药迷晕,带到了自己住处,阿黎公主知道楚子复的真实身份,但还是故意问他姓名,楚子复有意隐瞒,说自己教作寒子静,阿黎为了叼难他故意说认为他是歹人毛贼,已经报官了,楚子复不悦就要作揖告别,奈何佩剑被阿黎摘下,楚子复也一时间无法离去。楚子复一心想要出城,阿黎的好心也被辜负,只好帮他作假助他出城,阿黎将他化妆成一副天花病人的模样,城门守卫见状立刻将他放出城去。

掠影将琥珀石精心打磨,想要送给静姝,宝贝的连睡觉都拿在手里,静姝好奇,只好掰开手指拿过来赏玩,本来想要依靠它治好心脉的愿望也落空了,只因为琥珀石里不是上古神灵而是一个蝼蚁,此时寒光回来,恰好看见两人聊天,气不打一处来,拉起来掠影就要比比拳脚刀剑,掠影出色的特点就是伸手快速敏捷,但是没有成系统的招数动作,比试中,掠影快如魅影,寒光无从下手,比试无果而终。之后,静姝再次问及赵如是,其实寒光再次回到狱中,莫愁已经不见了。

宽叔问及掠影以前的来历,掠影说他一直住在一个终年积雪的大森林里,身上的伤痕都是狼虫虎豹导致的,武功也都是跟野兽搏斗练出来的。静姝也发现了掠影在说谎,掠影根本没有吃过无还草,因为他长大的地方和无还草生长的地方相克,静姝知道他说谎的初原因就是为了让自己不离开安全的地方。静姝越说越激动,掠影只好拿出来琥珀石送给她让她缓和一下心情,

掠影为了静姝能够保护自己,一直陪她练武,殊不知,风如歌先前为了静姝防身专门教给她三招保命绝学,而静姝将这三门绝学传给了掠影,决心天赋异禀,很快学会并掌握。

太子离开皇宫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红药居,宽叔担心太子安危前去寻找接应太子,静姝让掠影一块去,掠影十分不情愿,于是在半路上,又回到了红药居找静姝,静姝生气,以断绝主仆的威胁让掠影去找宽叔,但是掠影走之前还是将玉管留在了静姝门口,这代表着他的心意,她只认静姝作为主人,只会保护静姝。

第9集:楚子复与阿黎同住一室 红药居中静姝遭遇危险

阿黎帮助太子顺利出城,还戏弄了一下太子,说他毁容了,太子是十分爱惜自己尊容的,很是不悦,又问到阿黎是哪家千金,日后也好报答。阿黎不说,楚子复就要转身告辞。独自离开,饥饿难耐,路拾野果,又苦又涩,阿黎一直紧跟不离,以小女子单独行走不安全,非要与楚子复相伴而行。楚子复仍然不愿意与之同行。

南郡使臣找到了阿黎,告诉他此人确定就是太子,因为使臣曾经见过太子,样貌应该不会认错,难过使臣心怀不轨,阿黎将他用毒药放到。一人去寻找太子。

掠影一路走来,路遇老叟下棋,又到茶馆休息,正好遇到巡捕,巡捕向掠影索要路引,结果掠影不小心露出来大内侍卫的令牌,吓退了众巡捕,恰好,太子也独身一人来到茶馆,奈何身无分文,不好意思接受茶馆老板的施舍。转身离开,蛰门中的人暗中跟随打算劫持走楚子复,但是敏锐的掠影发现了太子肚子饿了,想要给他一个饼,正好遇到蛰门的人动手,三下五除二打败了这些人,阿黎也及时赶到,看出了这些人都是蛰门的人,一招法术让众人晕了过去,唯独体质异于常人的掠影没有丝毫影响。阿黎虽然惊奇,但是还是赶走了掠影。

阿黎将楚子复带到了客栈中,阿黎有意与楚子复同处一室,还要拉着他玩真心话大冒险,阿黎说自己是南郡公主,楚子复不信,而且不说一句实话,

天楚力量举行祭天大典,而这大典一向由太子来主持,但是太子失踪,一时间群龙无首,宽叔派出许多便衣来寻找太子。

铜面人再次找到掠影,告诉他静姝有危险,并且指责他擅自离开主人的过错,掠影心系静姝,开足马力奔向红药居,红药居中,寒光为静姝做了一碗长寿面,正在吃面时,掠影就回来了,掠影刚刚坐下,就听见有人闯入红药居,但机关鸟并没有响,寒光掠影两人出门检查,结果寒光被毒香麻痹,静姝被一个蒙面人打倒,要看就要香消玉殒。

第10集:静姝遇刺离开红药居 太子静姝辗转反复终相遇

静姝危在旦夕,掠影及时赶到,奈何蒙面人武功高强,就连掠影也有所不及,关键时刻静姝递给掠影一把剑,掠影使用静姝的保命三招刺伤了蒙面人,才将其打退。掠影也因为身受重伤而晕倒在地。

红药居被人闯入,已经不在安全,三人立马撑船离开了红药居,在路上掠影仍然昏迷不醒,水米不进。寒光看到了掠影拼命的保护静姝,对他的看法终于有所改观。来红药居的刺客也绝非常人,武功高强不是成名高手,就是隐士高人。静姝也对自己身世产生了怀疑,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和别人有什么世仇,才会被别人这样追杀。

惠来客栈中,楚子复与阿黎在黎明时分准备偷偷离开,阿黎准备控制楚子复但是良心并不允许她这样做。终没有下手,阿黎踩着楚子复,两人一同翻墙逃走。在路上,楚子复也问到南郡是否有一种不传之秘,能够控制人心,阿黎说有,并且现场给她施展了一下,两人再次因为去向不同而发生分歧,楚子复又要一人离去,结果转身就遇到了宽叔派来的大内侍卫,领命带太子回宫,太子不想回去,与阿黎一同逃走,结果又遇到了蛰门的人,两派人马交战,蛰门众人使用旁门左道放倒了众侍卫,阿黎与太子均被带到了蛰门据点武神庙。

大内侍卫将太子被抓住的消息用飞鸽传书传了出去,紧接着铜面人来到众侍卫倒地不起的地方,拿走了他们印章。

太守房大人因为公务,而途径蛰门据点,阿黎与太子听到太守随从吆喝的声音,定下计谋利用太守来自救,太子硬创出去,与看门人打斗,阿黎也趁机进入太守的娇子里,威胁太守打兵救太子,太子被带到了南郡使臣面前,紧接着太守领兵而至,聪慧的阿黎也不想让南郡使臣陷入尴尬之地,巧言到幸亏南郡使臣救了太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随后太子被太守妥善安置,但铜面人突然袭来,打晕了太守与太子,带走了阿黎与太子。

这边静姝与寒光带着掠影来到了岸边,三人才要离开,就收到了铜面人假的传信,说太子在武神庙,寒光前去营救,结果发现了大内侍卫的印章,再一次中了迷药晕了过去。

惠来客栈人去楼空,静姝带着寒光来到了这里,掠影伤势严重,静姝立刻开始处理他的伤口,利用琥珀石的粉末来治疗他。终掠影醒了过来,此时铜面人再次假传消息给静姝,说楚子复有危险,将静姝引到了太子这里。掠影听到楚子复三个字,头疼欲裂,催促着静姝赶快去救楚子复。

楚子复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阿黎也在这里,但是楚子复的双腿被点了穴道,故而让阿黎去推门看看这是哪里,但是阿黎故意说推不开门,还让楚子复搭着她的肩膀走路,两人动作很是亲密,就在此时,静姝推门而入。

第11集:掠影被人控制刺杀太子 大典在即朝中暗流涌动

静姝与楚子复见面,分外亲密,静姝骂太子为何如此莽撞,太子失踪让所有人都很着急,静姝说是寒光哥说你遇到危险,让我来救你,可是反过来想想,寒光怎么可能让静姝来涉险营救太子呢,肯定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静姝担心掠影有危险,随便嘱咐了几句太子就赶回客栈。可是客栈之中铜面人给掠影喂下一粒药丸,随即用秘法控制了他,让他去刺杀太子,红了眼的掠影只以杀太子为目的。不顾浑身重伤,依然开始行动。

太子的腿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能够活动起来,阿黎才要扶着他在走动,结果掠影就来到了,掠影虽然被控制,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思维,原来在茶馆救下的年轻人就是太子,但依然不能影响他杀楚子复,就在千钧一刻之际,静姝及时赶到,挡下致命一剑,掠影静姝眼神对视,静姝就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太子也回忆死了皇后被杀的那一夜,自己的哥哥被人掳走。掠影因为不敢伤害静姝而逃走,刺杀失败的他接受铜面人的斥责,同时,铜面人再次利用他喜欢静姝的特点再次引诱他靠近太子,从而刺杀他。

皇宫之中,太子仍不出现,风如歌等正在因为祭天大典的事而忧虑,风如歌有心取消祭天大典,但宰相赵阔则劝诫风如歌主持大典,风如歌不愿意,但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也想起来了他执政时的垫脚石师怀信。

宽叔被信鸽吸引到了武神庙中,发现了晕倒的寒光,寒光告诉他静姝有危险,宽叔有来到了惠来客栈,但是没有发现静姝掠影等人。

夜里,宰相与儿子讨论国政,现在的政局让他想到了当年皇帝失踪皇后去世的那一夜,时局动荡,风如歌杀伐决断独揽大权!疲惫至极的她又看到了女儿赵如是的身影,反正缓过神来却发现是莫愁的脸,这令他心中大骇。

静姝在救下太子之后立即回到了惠来客栈,掠影的重伤更甚,情急之下他只能带着掠影去京城寻找义父风如歌医治掠影。铜面人也发现了静姝就是风如歌的软肋。

宽叔将寒光带回宫中,风如歌则以祭天大典为重,不再派人找二人,但他却发狠道如果有人敢伤害静姝,就是倾尽天下也要把他碎尸万段。而此时传来消息,南郡国公主与太子失踪。太子与阿黎在一起,太子因为静姝的离开而伤心落泪,阿黎也吃醋伤心,同时诉苦,南郡早就已经被蛰门控制,国主与她这个公主都是名不副实。太子劝阿黎不要再回南郡。而阿黎也鼓励太子做那个强的男人。

太傅摆放宰相,询问太子近事宜,宰相帮衬国师,以没有问题为理由搪塞太傅。太傅心中明了,认为宰相是国师的有狗,同时心中对国师不满。准备祭天大典有所活动。

第12集:祭天大典上太子出现 静姝掠影迷路失踪

掠影昏迷不醒,静姝一人迷路,不知所措,皇宫之中祭天大典如期举行,太子迟迟不肯现身,众人心中各有想法,就连风如歌自己本身也做好了主持祭天大典的准备,毕竟如今天下都是他的心血他的功劳。就算主持了祭天大典又如何,谁敢说不。就在国师迈出步的时候。太子及时出现,成功祭天。

太子归来,有诸多奏折批阅,太傅询问太子何故久久不肯现身而又衣冠不整。太子烦躁,不想回答,话不投机半句多挥挥手让他退下,太子与阿黎交好,想要下旨让他搬进宫中来住。

风如歌本有游历天下的心愿,做一个闲云野鹤更有情趣,但是如今皇权不稳,只能被囚禁于这宫闱之中,不得脱身。他一人抚琴,肖英在一旁静立。恰逢阿黎公主来访,瞬间被风如歌这古典美男的气质所吸引直言到我要是有个姐姐就让她来追你,国师反问你呢,阿黎直言不讳你太老了,我不喜欢。

阿黎对风如歌的琴很感兴趣,但风如歌爱琴惜琴,不让他碰,转而旁敲侧推的警告阿黎,作为来客,就要有来客的规矩,不要在主人家里乱翻东西,而后又把南郡使臣叫来,直接兴师问罪,阿黎将太子带走,实在是大罪一条,但念在两国交好,风如歌没有计较。太守因为救驾有功,加官进爵,阿黎不服抱怨风如歌,走时见到太子冷漠擦肩而过,心中更是不愤。

风如歌问太子,若是换位思考,你会如何发落一个致别人于不顾,抛下朝纲社稷的太子。太子听到发落心中不满,但仍是开口说自己不会传位给这种人,但风如歌现在确实有心归政给太子,只要找到静姝,风如歌就会离开凡尘,太子闻言立刻请求风如歌留下来,实际上他是怕静姝离开。太子询问吧阿黎公主请进宫来,风如歌听到大怒,阿黎以和亲为理由,意图谋害太子!要不是看在她救了太子的份上,早就杀了她了,进宫封赏更没可能!

寒光和宽叔仍旧寻不到静姝,静姝和掠影只因为迷路只好栖居于山东,掠影病情加重,静姝悉心照料。

太子无法理解风如歌在想什么,心里很乱,不知道怎么和风如歌表达自己的想法。

白狄国王病重,此事隐秘,顾朝晖与宰相赵阔商量,这是一个回去夺位的好机会,但是需要准备,他想让宰相帮他结识天楚达官贵人,以便为回国造势!同时也会带大量药材珠宝笼络人心,其实白狄国王并不看好现在的的太子,只因为为顾朝晖一心经商,而只有他弟弟在国内。

第13集:掠影为救静姝命在旦夕 静姝情深义重给静姝输血

太傅与两位大臣讨论风如歌是否有叛逆之心,他们都是前朝元老,忠于皇室,一心为皇室太子着想,十五年来,风如歌一直做无冕,三位老臣都以为他就要安奈不住去做真正的皇帝。因为归政之事迟迟不提。就在三人商讨之时,宰相赵阔来访太傅,两位大臣为了避嫌躲了起来。

在朝中臣子的眼中,宰相赵阔是铁杆风党,是他们这些老臣所不削与之同流合污的,哪知道这次赵阔来到就说讨逆之事,太傅很难相信这个对风如歌忠心耿耿十五年的宰相,竟然会提出这种事,他不相信,另外两位也认为我这是一个骗局,但是宰相却慷慨激昂,声讨风如歌,生成自己一直在维护天楚社稷。太傅竟然一时间感受到了他的决心,但是太傅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为理由拒绝了宰相。

宰相离开太傅的府邸,回来时就遇到了铜面人,原来二人早就认识,说话之间犹如老生常谈,铜面人告诉他,风如歌的软肋就是静姝,只要掌握住这个女孩那么风如歌就注定失败。但是宰相不想让无辜人枉死,他只是想重振朝纲,让太子重新掌权。铜面人却冷血无比,给了宰相两个死士,宰相也只好顺而为之,宰相虽有心与她划清界限,但是铜面人始终阴魂不散。

宰相回到家中,先是接待了后生谢书贤,就派出了两名死士去追杀静姝。这边阿黎知道风如歌因为寻找静姝儿的烦心,她为了讨好风如歌,专门献上一直嗅貂寻找静姝,两人跟上嗅貂,寻找静姝,那只这时静姝已经遇到了宰相派出的那两名死士,风如歌预感不妙,施展轻功,迅速赶到了静姝面前,静姝与两位死士搏杀,结果身处险境,关键时刻掠影醒来,替静姝当下一刀。但是也造成了掠影的致命伤,阿黎在一旁也发现掠影就是那日刺杀太子的人。

掠影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就连风如歌也说掠影回天乏术了,但是静姝一直不断地呼唤掠影的名字,不愿意放弃,,静姝想到了推功过血的方法救治掠影,但是推功过血需要两个人的血液需要一定的契合性太子,寒光,静姝一同试血,终,静姝与掠影的血液毫不相冲。太子闻言不同意静姝冒险,但被风如歌制止了。并且风如歌亲自运功,给两人传血,

阿黎一直思考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刺杀太子,她就在掠影体内的暗器没有去掉,反而让他一直潜伏,以便有朝一日可以控制掠影。

第14集:掠影醒来心脉痊愈 静姝遭遇太子求婚心中犯难

推宫换血成功完成,但也令静姝虚弱不堪,卧床不起,风如歌发现了死士怀中的信,那是静姝写给他让他救治掠影的信,信中一句断然不能忍受他心痛之苦包含情意,令风如歌也为之动容。

两名死士均是胡人,风如歌是何等人物,立马叫来了宰相询问他是否认得这两人,宰相以为死无对证,咬紧牙关说不,但是他曾经在北地任职,的罪过不少胡人,他却没有认出来这是一个胡人,这令风如歌怀疑,风如歌以保护宰相为理由,派了一支精锐士兵保护宰相,实际上是监控宰相的一举一动,让他不能做大动作。

太子因为静姝对掠影的上心而心烦意乱,要知道推功过血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静姝竟然敢这么做,这着实令太子很是吃醋,太子画不下去,只好来到湖边一个人吹闷萧。掠影昏迷不醒宽叔发现他心跳脉搏全无,赶紧叫来风如歌,经过诊断,掠影不仅没事而且还打通了心脉。眼下情况良好。

朝堂上,赵无骇汇报白狄边境关系紧张,请加固城防,一向沉默寡言的太傅也举荐赵无骇作为新军统领。风如歌看着这些人的小心眼不由冷笑,随即答应了他们,吃你风如歌擅长的就是将计就计,宰相却跳出来反对,但也没能改变国师的心意,风如歌又将话题说到了归政上,还不忘嘲讽这帮老臣,他提出归政延迟,但太子要上朝议政。

掠影体质异于常人,醒来之后竟然能够活蹦乱跳,几个大内侍卫都拿不住他,风如歌带着他去找静姝,但走在宫里,掠影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看到静姝依然虚弱不堪,掠影赶紧让风如歌救治,听到自己的命是静姝的血救得,他立马割腕想要还给静姝治好她,被风如歌及时制止。随后掠影则寸步不离的守卫静姝。在这个过程中,国师以各种方法试试掠影的能力,发现掠影有超乎常人的速度与定力。此时,太子来看望静姝,掠影护主心切不让他靠近半步。

静姝终于醒来,醒来以后件事就是关心掠影。掠影心脉痊愈让静姝开心不已,掠影就不用再有生命危险了。太子与静姝商量成婚之事,掠影在门外听的真切,想起来了铜面人的话,再加上静姝就要嫁给别人,掠影瞬间起了杀心。

宰相对风如歌描述顾朝晖的想在天楚结交达官贵人的想法。以便夺取王位,风如歌交由宰相全权处理。静姝对风如歌述说掠影的特殊之处,想让掠影就在他的麾下效力。

经过考虑,静姝决定搬出宫住。并且以国家为重的理由回绝了太子的求婚,这一切都是因为静姝心里已经有了掠影的影子。

第15集:静姝因爱伤心落泪 掠影身份低贱心中低落

静姝无法忍受面对太子的日子而离开皇宫,太子亲自送别,依依不舍。静姝刚到风府,掠影想要抱他会房间,静姝却在阻止了他。让寒光抱着自己进去了,理由是男女有别。

肖英为掠影介绍风府。先是静姝的闺阁,后是国师书房。然后安排掠影住在寒光的对面,掠影对这些都不在意。

宰相为了提高顾朝晖的地位而举行聚会,聚会上全是达官贵人,顾朝晖为结交权贵献上金银珠宝。众官员都大开眼界。

静姝看书,但是半天也看不下去一夜,心里乱的很,他在太子和掠影之间无法自拔。他还没有呀意识到自己爱情的到来。

掠影在风府之中闲来无事,只好凭借着零星的回忆,开始练字。

根据寒光提供的消息,风如歌已经知道了顶替赵如是的人是谁,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静姝渐渐明白自己爱上了掠影,但是两人身份相差太悬殊,掠影是一个奴隶,而静姝则是当今太子的储妃,静姝明白这种差距,直播对了特性有意无意的避而不见。

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是难以克制,在梦里静姝梦见了与掠影亲吻。醒来以后羞愧难当,此时正好寒光来找掠影喝酒,却到处没有找到掠影,闯到了静姝房间里,也没有发现掠影,掠影一直在静姝门前树上默默地保护静姝,听到静姝喊自己立刻醒来,寒光以为他偷看女孩,两人打了起来。静姝看到掠影仍然在保护自己而控制不住自己哭了。静姝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太子因为静姝的离开而闷闷不乐,起来去找静姝,刚出门就遇到寒光从风府回来,心中同样不快。两人心中都不痛快,以比剑来发泄。

静姝想让风如歌教掠影武功,掠影有超高天赋,一定会练就一身本事,但是风如歌却不愿意随便收徒。宽叔肖英将两人的感情都看在眼里,但是也对现实无可奈何,肖英想让掠影放弃对静姝的想法,但始终无法开口,害怕伤害到掠影。

风如歌感谢掠影救了静姝赠剑给他,但掠影不要。说给静姝让他防身。风如歌发现了他在写字,又开始教他写字,练字过程中他掠影真气充足,体内阴阳交替,四季寒暑不侵。风如歌又问他有什么本领!掠影直言不讳,说就是五官灵敏,反问风如歌不会吗?惹得风如歌不悦。

掠影听到了宽叔和肖英讨论自己的身份低贱。心中低落。

第16集:掠影青楼醉酒取梁木 静姝为掠影求情没进宫

宽叔决定带着掠影去花花世界,身为男人,不经历风月无法开窍。

掠影发现静姝为一张琴而忧愁,这张琴是一张坏琴,风如歌曾经想要修复却不能,本来还有一付配琴,但是却在也不能与之和鸣了,静姝由此联想到自己与掠影,不由得发出感叹,掠影在一旁偷偷听到静姝的话,静姝走后,掠影拿下琴来观摩,打算重新做一个送给静姝。风如歌正好看到,听见掠影想要斫琴,于是就教给掠影如何做一把好琴。

掠影从房间里出来,宽叔肖英喊住掠影,但始终没能开口告诉掠影现实。怕他手不联系这个现实的打击,殊不知他要已经知道了现实。

宽叔果然带着掠影来到风月场所,掠影在青楼之中很不适应。这里到处充斥着酒臭与胭脂味。宽叔叫来两位女子劝酒,掠影次喝酒差点辣哭。

在喝酒的过程中,掠影听到一个女子抱怨一个男子,原来是一个对爱情失望的风尘女子,这女子同样是因为身份卑贱而不能与爱人双宿双栖,掠影心有同感,人不同遭遇不同但失恋的感觉是一样的,掠影渐渐地喝醉了。

宽叔瞬间后悔带着掠影来这里,急得抓耳挠腮,但是掠影已经醉了一时半会还不肯走。。

喝着喝着掠影就想起来找一块好木头,转身就朝着凤栖阁走去,可能是感受到了掠影掠影的心情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掠影恰好听到了顾朝晖邀请太守喝酒的声音,掠影为了寻找好木头而闯到了顾朝晖的房间里。

此时一道闪电劈中梁木,房梁尽毁,掠影觉得这梁木声音清脆,就砍砍下来用来斫琴。掠影得到了梁木迫不及待的施展轻功飞走,宽叔也想追上但是却从房顶掉下来,出了洋相。一女子突然出现告诉他有后门。

第二日风如歌听到了他掠影的事,将宽叔赶来责问,怎么能带他去风月场所,为了责罚他,罚宽叔半年的俸禄。

青楼中,众女讨论雷劈凤栖阁之事。打趣老鸨是不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还是那天的凤栖阁众人有什么人触犯天谴。

丫鬟想要告诉静姝掠影的事,静姝却不想听。故意躲避掠影的一切。只想快点进宫去见太子,后来准备出门之时,听到国师要罚掠影毁了凤栖阁之事,静姝为了掠影过来求情。

掠影的事情一闹,静姝心里也无法平静,以身体有恙为理由没有进宫面见太子,太子闻言烦恼。

两个人都在思念对方,茶不思饭不想。不约而同来到了风如歌这里。掠影承认自己不该喝酒,风如歌赞赏掠影能有这种觉悟,说道喝酒误事。

掠影赶紧去寻找被国师处理的木头,在火堆里找到了烧了半截的木头。

第17集:静姝爱情陷入两难境地 风如歌愿为女儿改朝换代

国师曾经答应过只要阿黎能够帮他找到静姝,就可以安排她入宫,阿黎要求国师履行诺言国师总是似是而非的愚弄她,太子请风如歌将静姝嫁给他,但风如歌表示我会给静姝的,但是太子身边还有一个阿黎存在,风如歌不想让静姝再去争取爱情,于是对太子说,处理好阿黎,给静姝一个好环境。

风如歌又不想放弃阿黎,因为和亲之事关系到两国关系,边贸。领土划分等诸多问题,和亲是有效的解决办法,不和亲则面临一场大战。

阿黎遇到太子打招呼,但同时静姝也来到了皇宫,太子没有注意到阿黎走向静姝,静姝看出了太子的闷闷不乐,问他是否又被义父苛责,静姝转身就去为太子打抱不平,静姝走后阿黎才出现。与太子说话之间,阿黎再一次表示会和太子站在一起,同时阿黎也看出了国师的目的,国师是不可能放任阿黎离开的。因为天楚两边白狄与南郡同时与天楚发难,天楚不可能同时与南郡和白狄开战,顾朝晖结交达官贵人想要意图篡权夺位,但与白狄打仗的可能性也大于南郡,和亲代表着许多现实问题,不和亲就可能开战。和亲是当下天楚实际有效的解决手段。

静姝来找风如歌袒护太子,风如歌说静姝从小偏向楚子复,哪里有站在女人背后的皇帝,随后说到静姝喜欢的人,风如歌年过半百!心愿就是让静姝有一个好的归宿,无论对方是太子还是平民。

太子准备好迎接静姝,为静姝准备了坐垫,静姝心爱的水果,楚子复制造机会想亲静姝,静姝此时已经有了掠影哪里忍受得了太子的举动,太子虽有心挽留静姝多待一会,但终静姝还是离开了。走之前答应了太子随时听从他召唤。

掠影一门心思斫琴,面对着从万花楼砍来的木头整日发呆,幻想静姝弹琴的模样,两人虽然同处一院,但因为静姝的躲避而咫尺天涯,掠影心中无比思念静姝,

静姝考虑着义父的话,也在想自己到底该选择谁,发呆时候她幻想掠影为他披上风衣,但发现是丫鬟,心中一阵失落,为了不辜负义父的养育之恩,到还是选择了楚子复,因为这样才能领楚子复的心彻底落下来。

风如歌心中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国家政权随时以静姝为中心可以更改,如果静姝不选择太子,天楚少不了改弦更张,如果选了太子,那也就罢了。

掠影的对文字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他总是感觉以前学过字,但是想不起来,掠影让寒光教他认字,寒光其实也是个半吊子。

静姝绘画到深夜,睡前肖英来服侍他入睡,但发现静姝的画,服饰虽然是太子,但眉宇神情之间却更像掠影。

顾朝晖与假的赵如是争论,责怪假的赵如是的出现坏了她的事。但是假赵如是分毫不让,讽刺顾朝晖爱的只是秋娘的脸,而不是莫愁。更不是赵如是,顾朝晖被她说的恼怒不已,愤然离去,他转而想找到哑巴,询问赵如是换脸的详细过程,顾朝晖来到万花楼,却没有得到有效的消息。

以上就是关于艳骨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支持外贸与打击骗税存在矛盾国税总局官员回
女性美容什么食物会让你变成黑妹
舞出我人生舞者因舞衣太性感被赶下台